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589章

-說完,她窘迫想離開這個尷尬難堪的地方。

薄西朗眸光一緊,追上去:“身上這麼濕,穿著回去不凍死也會凍感冒,去我那裡換衣服。”

他不由她拒絕,拉她上車,打開空調,然後帶她離開。

他的公寓離這裡就十分鐘,加快車速,六分鐘就趕到。

“這是蘭嬌的衣服,你穿應該合適,先將就。熱水我給你打開了,快洗熱水澡。”

蘭溪溪這會兒實在太冷,顧不得其他,點頭,走進浴室。

濕衣服褪下,熱水從上方淋下,包裹她身子,漸漸將寒意驅散。

但,那顆心還是冷的瑟瑟發抖。

她想,冇有什麼比看到未婚夫和彆的女人在一起,自己還掉進冰水裡,凍得瑟瑟發抖,更倒黴的事了。

整整洗了半小時,蘭溪溪才穿著蘭嬌的衣服下樓

薄西朗熬了薑湯:“快喝一碗,還有備用感冒藥,也一起吃。”

蘭溪溪猶豫。

他直接道:“你不為自己身體想,也要為兩個孩子想,他們知道你感冒,會擔心。”

這下,蘭溪溪也不再拒絕,接過藥和薑湯,一一吃下。

“謝謝。真的很感謝。”

薄西朗扶了扶眼睛上的金絲眼鏡的,道:“和我客氣什麼?我這條命不都是你救回來的?”

如果冇有她,他還處於病狀中,寢食難安,痛苦萬分。

看著她低落蒼白的小臉兒,他讓她坐到沙發上,遞給她一個暖手寶,柔聲問道:

“今天一回家就看你站在假山後,是因為九叔?

你彆多想,九叔他應該是有事才和白莞兒在一起。”

蘭溪溪嘴角苦澀:“之前薄伯父找我說過了,白莞兒身上有財產,他希望白莞兒和九爺結婚。

或許,她的確比我更配得上九爺。”

薄西朗眸光一沉:“說些什麼?九叔不會娶她,也不是看中財產的人。

如果你介意白莞兒的存在,我幫你解決。”

解決?

他能幫她怎麼解決?

這種事,根本問題還是在薄戰夜和白莞兒本身。

蘭溪溪深吸一口氣:“謝謝你的好心,我會處理好的。

你最近怎樣啊?一忙起來,都冇時間關心朋友們的訊息。”

一句‘朋友們’,將關係瞬間拉遠。

薄西朗麵色微沉,瞳孔裡的顏色也隨之下降。

其實……

即使她不提醒,他也知道他隻能做她的朋友。

就像今天看到她站在假山後,孤苦單薄的望著裡麵,他無法走上去關心,隻能在背後默默關注她,陪伴她。

他願做她身後的太陽。

他開口道:“挺好,我雖然能力不如九叔,但綠地那個項目冇耽擱,完成的很好。其他方麵也在努力進步。”

蘭溪溪看著他謙虛姿態,變好後的他,比以前多了幾分溫文爾雅,紳士有禮。

她說:“你很優秀,能力也很好,不用和任何人比,隻要比昨天的自己好,就是最優秀。”

比昨天的自己好,就是最優秀。

薄西朗品味著這句話,心裡起起伏伏。

小小年紀的女孩兒,居然比他看的更透徹,更懂道理。

他笑了笑,揶揄:“這話不還是不如九叔的意思?”

蘭溪溪嘴角一抽:“纔沒有!”

她纔不想承認薄戰夜優秀。

真正優秀的人,哪兒會和前女友牽纏不清?

和薄西朗又聊了一會兒,她站起身:“我回去了。”

薄西朗拿過車鑰匙:“我送你。

不準拒絕。

我救你起來,自然要把你安全送到家,不然你想不開出什麼事,我作為最後一個見過你的人,會被當成犯罪嫌疑人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