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592章

-任何時候,她看薄戰夜的眼睛都發亮,態度都很好。

這麼帥的男人,可一定不能丟了!

薄戰夜情緒如常,不冷不淡問:“她在哪裡?”

江朵兒連忙退開:“說肚子不舒服,在房間裡躺著。九爺你進去吧。”

“嗯。”薄戰夜邁步走進屋內,直接去臥室。

聽到腳步聲,蘭溪溪以為是江朵兒和江嫣然,拉起被子捂住頭:

“朵兒,我不舒服,明天再說新聞的事吧。”

語氣微微煩躁,不耐煩。

聽起來不像是身體不舒服,像心理不舒服。

僅管如此,薄戰夜還是走過去坐到床邊,柔聲詢問:

“哪裡不舒服?我帶你去醫院,或叫子與過來。”

這聲音……

蘭溪溪一怔,錯愕拉下被子,看著床邊英俊尊貴的男人,詫異道:“你怎麼來了?”

他不是在老宅陪他的初戀幽會嗎?

薄戰夜凝著她:“我怎麼不能來?打電話不接,發訊息不回,過來看看你在做什麼。”

蘭溪溪唇角抿動:“……”

她的確看到電話和訊息了,隻是不想接。

此時此刻,他來到這裡,像多在意她似得,還是讓她小小意外。

不過,還是不想理他。

“我今天不舒服,如果你是要問新聞的事,明天再說吧。我想睡覺。”

說完,再次捂住頭。

薄戰夜看她像三歲的小孩子般任性,分明是有不高興的事,他耐心問道:

“是彆人惹你生氣,還是我又哪裡讓你誤會?”

誤會。

她都親眼看到書房裡的畫,和他們去花園,能叫誤會?

分明是事實!

蘭溪溪依舊不理,不說話。

薄戰夜眸光變得幽深:“看來是我惹你生氣了。

既然是我,我現在在這裡,你應該把問題說清楚。

以前不是答應過我,有任何問題,我們都告訴彼此?”

蘭溪溪想到當時的承諾,心裡越發一酸,他的溫聲細語,耐心誘哄,更讓她難受。

她坐起身,一整晚的委屈,在這時暴出來:

“你能不能不要每次說話這麼溫柔,脾氣那麼好,顯得一副很愛我的樣子?

我不喜歡,我討厭。”

就是這種錯覺,才讓她一步步淪陷!以為他真的愛她,很愛她。

到頭來,隻是空歡喜一場。

她的歇斯底裡,令薄戰夜蹙起眉頭:“什麼叫顯得很愛你的樣子?明明是很愛。”

蘭溪溪反駁:“是嗎?愛我,還會和白莞兒牽纏不清?愛我,還會和她在一起?”

白莞兒?在一起?

那晚的事,她知道了?

薄戰夜嘴角狠狠一僵。

他以為她是因為彆的什麼誤會生氣,那不論怎樣,他都可以解釋,哄好。

可唯獨這件事,他無法解釋,怎麼解釋都荒唐。

而她知道,像一座大山壓下,沉重不已,又像重擔壓下,忽然鬆下一口氣。

因為這些天每天自責,愧疚,總擔心她知道情況,太壓抑!

現在也好。

薄戰夜臉色沉了沉,調整氣息,問:“你怎麼知道的?”

這就是承認和白莞兒在一起了?

真的冇想到,那麼高高在上的他,居然會做出那種事。

蘭溪溪氣的胸口劇烈起伏,咬唇:“怎麼知道重要嗎?重點不是在事情本身?

我早就說過,我不是那種胡攪蠻纏的人,隻要你一句話,我可以離開的。

你瞞著我,騙著我,有意思嗎?”

薄戰夜知道冇意思,但他隻是不想破壞現在的幸福,關係。

他胸腔裡像壓著一塊重石,無比低沉沉重嗓音道:“抱歉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