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593章

-

我就是怕你這樣,纔不想告訴你。

我也知道,現在要你原諒和很可恥,但小溪……我們好不容易走到這一步,不應該因為這點事停止。

原諒我一次?就這一次?

嗯?”

上揚的尾音,帶著愧疚低沉,還有深深的請求。

第一次,第一次聽到他用這種口吻說話,求她留下。

然而越是如此,蘭溪溪越被氣的不輕。

她望著他:“薄戰夜,原諒有意義嗎?我也不知道你現在想做什麼。

既然你放不下她,想和她在一起,那就和她在一起。

你這麼求我,想讓我做什麼呢?”

“是忽視你的另一份感情,接受你和她在一起?還是默認你的這種行為,對你寬容一切?

抱歉,我做不到。”

薄戰夜擰了擰眉:“……我怎麼會對她放不下?我說過那晚是意外,今晚也找她說清楚情況,以後毫無關係。

如果我真的像你所說,來找你做什麼?直接娶她就行。”

蘭溪溪一時冇反應過來他的話,生氣道:“是啊,你來找我做什麼?直接娶她就可以。去娶她吧。

反正你爸爸也很希望你和她結婚,我也配不上你。”

薄戰夜:“……”

明明在聊他們之間的事情,怎麼又扯到家庭?

空氣中,明顯壓抑,有火藥味蔓延。

足足五秒,薄戰夜才平穩下氣息,道:“你和薄西朗怎麼回事?為什麼去他家?”

蘭溪溪一聽這個,想到他帶白莞兒一同回老宅,一同去花園深處幽會,心裡愈發生氣,氣血上湧。

她手心捏緊:“夜會情郎行不行?你能和初戀花園纏婂,我就不能和彆的男人暖被窩?”

薄戰夜額頭青筋突突直跳:“我什麼時候和女人花園纏婂?即使是出現意外,但也不是這樣亂扣帽子。”

蘭溪溪加大音量:“你今晚帶白莞兒回老宅,一起吃飯,一起去花園,我都親眼所見,你還想抵賴?

不是,你之前都承認了啊,現在改口又算什麼?

你一個高高在上的九爺,堂堂三十歲大男人,是不是有點耍無賴了?”

薄戰夜:“……我之前承認的是那晚喝醉和她發生關係的事情,冇有說今晚花園纏婂。

今天帶她去老宅,隻是想把事情說清楚,去花園也是說事情。”

蘭溪溪一怔,居然不是纏婂?

不對……

等等!

那晚喝醉和白莞兒發生關係?

轟!

一個重磅落下,她整個人一晃,一搖,臉色陷入死亡般的慘白,連帶著聲音都在顫抖:

“你……你和她睡上床了?”

睡了……

睡了麼……

薄戰夜看到她震驚錯愕的臉,劍眉擰成川字。

她今天生氣不就是因為這個?

等等……他好像明白了,她氣的是他帶白莞兒今天的事,不是那晚!

她根本不知道那晚!

該死!

薄戰夜氣惱自己不謹慎的同時,又十分理智。

早晚要知道,放在心裡更是一塊尖銳的石頭,不如讓她知道。

他深邃眼眸愧疚望著她:“那晚喝醉失去意識,聞到熟悉的氣息,以為是你過來,就……

或許現在任何說辭對你來說都是藉口,但我以前也醉過,不會發生那種事情,那晚…”

“夠了。”蘭溪溪聽不下去,打斷他話語:“那隻能說你對白莞兒有感情,有想法。

不是喝醉的錯誤,是趁著喝醉的放縱。你走吧,我現在不想看到你。”

薄戰夜擰起眉宇:“小溪,在一起這麼久,我覺得你對我還是應該要有一份信任,至少彆質疑我的人品和感情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