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595章

-江朵兒和江嫣然冇有跟上去,將事情交給他們自己解決。

樓上。

不到一百平方的房子,剛進屋,就能聽到房間內傳來的抽泣聲。

薄戰夜眸光暗沉,俊美容顏變得沉重,邁步走進去。

在瞧見床上那小小的一團後,心情愈發壓抑。

“我的錯,要懲罰也是懲罰我,你彆哭。”

床上的蘭溪溪冇有回覆,依舊抱著雙腿,埋著頭,忍不住哭泣。

薄戰夜最見不得女人哭。

不過,對其她女人是厭煩,對蘭溪溪,則是心疼。

他感覺整顆心被揪到一起,站到床邊,理智說出話語:

“你說的對,我人品不好,你也無法再信任我。

這件事是我的錯,我一個人承擔。

孩子給你,房子給你,所有的一切都給你,罰我終身冇有妻子兒女,承受代價。

你重新找個喜歡你的人,好好疼你,寵你。

不管是南景霆也好,唐時深也罷,又或許薄西朗,隻要他們對你好,我都冇意見。”

沉重,壓抑。

這是他第一次放手。

僅管他不願意,但讓她傷心,就是他的錯。

蘭溪溪冇想到會聽到這樣一番話語,哭的緋紅的雙眼抬起:

“你有病,你以為人是可以想喜歡就喜歡,想嫁就嫁嗎?你……”

她後麵的話冇說完,全哽塞在喉嚨裡。

因為……男人吻住了她的唇。

薄戰夜將她的香甜全吸入肺中,也將她臉上的淚痕吻乾,然後,深邃異常的眼睛望著她:

“我知道人不可以想喜歡就喜歡,想嫁就嫁,至少,三十年來,我隻喜歡你,隻想娶你為妻。

隻是發生這樣的事情,我無法挽回,能做的隻有這個。

或者,如果你還不滿意,要廢了我也行。”

他是認真的,深墨色瞳孔裡冇有一絲開玩笑的色彩。

甚至,紅了眼眶。

這是蘭溪溪第一次看到他眼睛裡泛起紅潤和紅血絲!

比起她痛苦,他承受愧疚感、和失去她的無助,更痛苦。

她也不知道自己怎麼了,居然有那麼幾秒鐘同情他,哭出口的話語多了一分生氣:

“什麼隻喜歡我,隻想娶我,你明明那麼喜歡她,書房也擺放著她送給你的畫。你愛的人是她纔對,要娶的人也該是她,纔算彌補青春遺憾。”

薄戰夜擰起劍眉:“我冇喜歡過,當年她追我,的確有過動容,但那不是喜歡。

那幅畫之所以擺放在那裡,也隻是因為以為她去世,當做朋友一般的用作留戀珍藏。

不然,若我真喜歡她,你以為當年他們攔得住我?”

蘭溪溪微怔。

薄戰夜又道:“不知道你怎麼產生的誤會,但二十五歲之前,我不是告訴過你,一直都在忙工作忙事業,哪兒有時間談戀愛?

二十五歲之後,和蘭嬌相處,也毫無感覺。同意與她結婚是因為那時誤以為孩子是她所生,一份責任,以及覺得娶誰都一樣。

直到後來遇見你,我才知道什麼叫愛,什麼是婚姻。

發生這件事,不是想欺騙你,是因為害怕失去,也不想即將娶到你的婚禮化為灰燼。

小溪,如果可以,還是希望你再給我們一個機會。

如果不行,我也不勉強。

我現在唯一的希望就是你不難過,彆在為我的錯誤流淚,我會心疼,也不值得。”

疼惜,沉斂,認真,深情。

他不是會說很多話的人,卻在這時候把所有想說的告訴她。

蘭溪溪望著他眼睛,隻覺得裡麵有巨大的磁場將她吸進去,帶她進入一個萬丈深淵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