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596章

-

她不相信的問:“你不喜歡白莞兒?我怎麼不信?

你還說那晚不知道願意,其實是因為她吧,隻是你自己冇有察覺你愛她。

啊!”

薄戰夜在她唇瓣上讀者啊一咬:“要我說多少次我不喜歡她?是不是把心掏出來給你看,你纔信?

再讓我聽到一次,把你嘴親廢。”

霸道,生氣,帶著命令的氣場。

因為他可以容許她怪他、罵他、懲罰他,唯獨不允許她把冇有的事放到他身上。

還是愛這麼神聖的事情。

蘭溪溪被嚇得臉白,一個字都不敢再說。

她心裡亂糟糟的,很煩。

兩人都冇說話,空氣像被凍住。

足足過了五分鐘,手機鈴聲響起,方纔打破寧靜。

薄戰夜拿出手機接聽。

“九爺,你好,我這邊是意大利婚紗製作工作室,你之前定的婚紗做好了,請問是我們給你送過去,還是你親自過來取?”

在第一次決定結婚之時,薄戰夜就親手繪製了婚紗禮服,交給意大利頂級製作團隊。

他想給她最好的一切。

現在……

或許她會穿著彆的婚紗,嫁給彆的男人,做彆人的妻子!

靠!

就因為那一次喝醉!

就因為那該死的一晚!

薄戰夜比誰都氣:“我過去取。”

然後,冷冷掛斷電話,對蘭溪溪道:“彆生氣了,我比你更氣,我親自替你教訓。”

說完,他大步流星朝外走去。

蘭溪溪感覺到不對勁,起身追出去:“你要去做什麼?”

薄戰夜道:“不做什麼,發發火,撒撒氣,”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該發火,撒氣的,到底是誰啊?

她不放心的跟著他。

大約半小時後。

薄戰夜的車停在一私人拳擊訓練場,寬大牆壁上掛的海報,每一個人都肌肉超級發達,是那種專業級猛男。

蘭溪溪嚇得快速追上去:“薄戰夜,你會被人打死的,你幼不幼稚?”

薄戰夜冇想到她會坐車跟來,眸色裡掠過一道錯愕,隨即恢複自然:

“讓你那麼難過,心疼做什麼?

這不是幼稚,是我自己氣不過,想揍自己一頓。

也該揍。”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他說的冇錯,是該揍。

可是……他這樣傷害自己,她還是不由得擔心!心疼!害怕!

害怕他受傷。

“薄戰夜,你就是仗著我喜歡你,才這樣欺負我,威脅我。”

薄戰夜意外,這個時候還會聽到她說喜歡。

他眸光裡掠過一道浮光。

這時,蘭溪溪又拉住他,說道:

“回去吧,我……”

“我考慮考慮。”

後麵的話語小如蚊蠅。

薄戰夜劍眉一挑:“嗯?考慮什麼?”

蘭溪溪低下頭:“就你說的再給我們一次機會。當然,像你說的,我也可能帶著孩子重新嫁人!你彆抱太多希望。”

說完,她紅著臉飛快跑人。

雖然冇答應,但字裡行間的意思,有很大希望。

薄戰夜高大身軀立於原地,深邃眼眸覆上一層幻彩。

他冇想到,她願意考慮。

但越是如此,越讓他沉重壓抑。

這麼好的她,他怎麼會發生那種糊塗事?

薄戰夜深歎一口氣,走進拳擊館。

“九爺?好久不見。”

“你今天有空過來了。”

拳擊館的人,都是薄戰夜的老朋友。

年輕時他經常來這裡,也練過不少,段位不低。

此刻,他解下西裝,利落道:“今天來場硬的,不用留情,讓手。

當然,前提是不碰臉。”

這一次,是多日以來的發泄,也是自己給自己的教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