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597章

-

這個教訓,他不希望蘭溪溪看到傷心。

……

蘭溪溪離開後,直接回公寓。

一路上,她心情都起起伏伏。

她今天氣的是他揹著她和白莞兒接觸,花園幽會。可他不是幽會,是解決問題。

之後氣的是他和白莞兒發生關係,還欺騙她,暗地解決。

可他是無意識的喝醉,欺騙也隻是不想失去。

她覺得,自己應該生氣,可不知怎麼,麵對他誠摯深情的眼睛,溫柔耐心的態度,以及低聲下氣的請求,她狠不下心分手。

尤其是他要懲罰自己,她更心痛。

到底怎麼了?愛一個人,真的可以這麼冇底線、這麼寬容嗎?

她又該如何抉擇?

“小姐,到了。”車子停下。

蘭溪溪回神,付完錢下車,準備上樓。

“蘭溪溪。老爺和先生有請。”一名高大的管家突然出現在深情。

這是薄家老宅的人。

蘭溪溪秀眉微蹙,下一秒明白什麼事情,冇有拒絕,點頭,跟他過去。

小區門外,古典高尚的茶房包間內,坐著薄懷景、薄正德夫婦,還有白莞兒。

一見到蘭溪溪,薄正德夫婦便嚴厲指責:

“蘭溪溪,你這個害人精!”

“你姐姐禍害我們家西朗還不少嗎?因為她,西朗已經夠負麵纏身,現在你又纏上來!你們兩姐妹是想害死西朗是不是!”

“我們西朗哪點對不起你?你說說你,已經是兩個孩子的媽,也是九弟的未婚妻,你為什麼還要纏著他?怎麼那麼賤?”

“我今天就打死你!免得你這個賤人留在世界上禍害人間!”

邊罵,楚慧蓉就走上前,抬起手狠狠的要朝蘭溪溪扇去。

卻不想……

一隻寬厚有力的手頹然出現在半空,扼住楚慧蓉的手。

“薄夫人,談事情可以,想要動手,是不是有點太過分?

何況,我們帝國似乎冇有動用私刑這一說法。”

數落指責,帶著霸氣的聲音揚出。

眾人望過去,就看到傅懿謙立體精緻的臉,和如同劍鞘般犀利的眸,頓時大驚:

“太、太子爺?”

“你怎麼來了?”

蘭溪溪亦是詫異。

他救了她,她很感激。

可是,他怎麼會在這兒?出現的這麼及時?

傅懿謙麵對大家目光,利落霸氣站到蘭溪溪身前:

“她是我傅家恩人,冇有傅家允許,任何人不能動他。”

傅家恩人?

“什麼傅家恩人?”

“太子爺,你被她騙了吧?她可會糊弄人了。”

“先是把我家小九迷得團團轉,現在又惹上西朗,她分明就是一個禍水。”

“這樣的她,留不得。”

傅懿謙眉宇覆上一層寒霜:“留不得?聽你們的意思,今晚我不來,你們會弄死她了?”

楚慧蓉臉色一白:“不、不是的,我們哪兒敢那麼做,隻是想給點教訓,讓她離開而已。”

主位上的薄懷景亦站起身:“太子爺,我們兩家一直交好,我們處事你也知道的,從來講情講理,但這個蘭溪溪,不僅給小九下迷,魂藥,讓小九不認祖宗不歸家,還又招惹西朗。

你看看現在外麵的新聞鬨得沸沸揚揚,誰不說我們薄家門風不好,名聲狼藉?

我看蘭小姐那麼折騰來折騰去,在留在帝城也不過是麻煩,讓她離開也是為她好。”

‘一五一十’‘苦口婆心’說著,他的視線落在蘭溪溪身上:

“蘭小姐,我想今天你也看到了,小九和白小姐的關係非同一般,他對白小姐也是有感情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