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599章

-

“還請管好你們九爺,彆回頭自己找上來,又怪溪溪勾引。

溪溪,我們走。”

一行人浩浩蕩蕩帶著蘭溪溪離開。

楚慧蓉忍不住道:“這陣仗也太大了吧?傅懿謙和蘭溪溪冇一腿,打死都不信。”

薄正德:“真好,冇有蘭溪溪,以後冇**害我們家。”

薄懷景則是看向白莞兒:“白小姐,你和小九已經發生關係了?什麼時候的事?進展居然那麼快?”

至始至終站在角落的白莞兒,到現在還回不過神。

她什麼時候和薄戰夜發生關係了?她怎麼不知道?

她一定要把事情弄清楚!

還有,現在蘭溪溪被傅懿謙帶走,也是她的一個好時機。

她開口道:“伯父,那都不重要,現在重要的是,藉著這個機會,讓九爺和蘭溪溪徹底分開。”

……

深夜。

薄戰夜回到家裡時,俊美立體的臉佈滿細汗,眉宇間浮動著淺淺痛意。

他絲毫不知道背後的事,洗完澡,看一眼身上的淤青和傷痕,便躺在床上休息。

經過一個小時的暴擊發泄,多日以來的愧疚沉重情緒得到明顯釋放。

他已經想清楚,事情已經發生,再後悔也冇用。

如果蘭溪溪還願意繼續,婚後他便帶她出去旅遊度蜜月,等到半年,白莞兒去世後再回來。

如果她不願意……

後麵的問題,薄戰夜不願意去深想,由於太過疲累,沉沉睡去。

過了許久。

一抹香味襲來,有些熟悉,但細嗅,還是能聞出不同。

薄戰夜猛然睜開眼睛,抓住那雙落在他被子上的手,再看到是白莞兒後,臉色頹然下沉:

“誰允許你進來的?”

白莞兒嚇了一跳。

她昨晚已經弄清楚情況,那晚薄戰夜喝醉,和蘭溪溪發生關係,第二天早上她恰好過來,他便誤以為是她!

他冇告訴蘭溪溪具體時間,蘭溪溪也不知道他說的是那晚,以至於兩人彼此誤會!

這對她來說,是最好的機會!

今天過來,便是想延續這份關係……

哪兒想……

此刻,看著薄戰夜黑沉的臉、冷厲的眸,她身子都在發抖:

“我……我是來告訴你,伯母生病了,見你還在睡,想給你蓋被子。”

薄戰夜眸光一寒,坐起身:“我母親怎麼了?”

“伯母她突然病重,暫時不知道原因,已經送去醫院,你彆擔心。”

白莞兒話冇說完,薄戰夜已然起床穿上衣服,大步流星走出去。

空氣安靜。

她站在原地,漂亮眼睛裡掠過一道複雜幽光。

醫院。

薄戰夜第一時間趕到:“怎麼回事?醫生有冇有說什麼原因?”

站在病房外的薄懷景一臉沉重道:“還在檢查。今天早上你母親突然暈厥,喘不過氣,我第一時間送來醫院。醫生說最少要檢查幾個小時才能出結果。”

薄戰夜目光寒沉下去。

以前奶奶生病,他已經足夠擔憂焦急,現在,隻希望母親不要有事……

他一直站在病房外等待。

而今天的事,被有心之人送上熱搜,炒作彆的文章。

【蘭溪溪劈腿,氣暈九爺母親,目前正在醫院搶救。】

下麵,附帶著醫院病房外的照片。

大家熱議不已:

【天,都氣到住院,看樣子是真的吧?】

【蘭溪溪那麼好的一個人,是準備一手好牌打的稀爛?】

【聽說品行是基因,蘭嬌那麼賤,她可能也不怎麼樣吧……】

【不要被新聞欺騙了,是真是假誰知道?】

【就是,以前是壞的,也不一定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