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60章

-

助理鬆下一口氣:“好,好的。”

電話掛斷,薄戰夜將手機放在身上:

“手機暫時我保管,今晚我讓莫南西整理蘭嬌的個人資料,以及近期工作,你抽空看看,以免有人問起什麼,你無法應對。”

蘭溪溪既然已經走上這條路,就無法後退,點頭:

“好。”

接下來,回到酒店。

又是跳舞,又是看煙花,忙的不可開交。

對很多人而言,今天盛大,浪漫。

對蘭溪溪而言,一個字,累。

晚上十一點,到達薄戰夜私人彆墅時,她快虛脫了,直接卸妝,泡澡,足足泡半個小時,才恢複些許體力。

可,一櫃子的性感睡衣,布料又薄又透,什麼鬼?

看不出來,他喜歡這些調調?

她纔不會穿!

蘭溪溪隨手拿了件薄戰夜的襯衣穿上,走出去:

“九爺,麻煩你替我買冰糖葫蘆,我……唔!”

話未說完,男人突然出現在她麵前,強勢覆上她的唇!

他乾什麼!

她震驚又生氣,抬腿就想踹他,結果,他低沉的嗓音道:“有人在。”

蘭溪溪轉眸一看,這纔看到臥室的床邊,站著一大群人!

天,大晚上的怎麼還有人?

“我奶奶,母親,姐姐,以及你那邊的三個姑姑,說是習俗,要鋪床。”男人覆在她唇邊,一一介紹:

“我奶奶母親你應該認識,左邊穿橙色衣服的是大姐,藍色衣服是四姐,右邊三個,依次是你二姑,五姑,六姑。”

他聲音磁冽,靠的極近,說話時,他的唇分分合合,不斷碰著她的臉。

軟,熱。

呼吸出來的氣息也落在她臉上,唇間,格外愛昧。

蘭溪溪睫毛煽動,臉頰發紅髮燙,全身緊繃。

“聽清楚了?嗯?”

“啊?”她猛然回神,一臉懵逼。

他剛剛說什麼了?

薄戰夜:“……”敢情他說了個寂寞?

罷了。

他牽著她走過去。

幾人冇想到他們那麼恩愛:

“看這進展,二胎容易的咧。”

“鋪床鋪床,不耽擱人家小夫妻洞房花燭日啦。”

“撒上花生,桂圓,早生貴子。”

“和和美美,百年好合。”

大紅色的床單被褥上,灑滿花生桂圓,喜慶洋溢。

蘭溪溪看的膈眼,多少年代了,還流行這些習俗?

無語,頭疼。

鋪完後,幾個姑姑跟蘭溪溪打招呼:

“嬌嬌,我們就先回去了。”

“好好過日子,幸福長久。”

蘭溪溪揚起標準的微笑,客套道:

“好的,大姑,四姑。”

啊?

什麼大姑四姑?

幾位姑姑臉一僵,詫異無比的望著蘭溪溪。

蘭溪溪皺眉,忐忑的望向薄戰夜,她稱呼錯了嗎?他剛剛不是說大姑四姑什麼的?

薄戰夜真頭疼。

他剛剛說的是大姐,四姐,她當時到底在聽什麼?

清清嗓子,他走過去牽住她的手:

“忙的連大姐,四姐,二姑,五姑,六姑,都混亂了?”

“啊,對對對。”蘭溪溪快速配合,為自己的錯誤找理由:

“今天從早上忙到晚上,到現在腦子還是迷糊的,幾位姑姑見諒。”

原來是這樣。

結婚是挺忙。

幾人臉色恢複笑容:“理解理解。”

“冇事,我們先走了。”

“好好休息。”

幾位姑姑離開後,雲安嫻握住蘭溪溪的手:

“嬌嬌,我們也回去了,你和戰夜早點休息,明早奶奶等你們來敬茶。”

薄母提醒道:“休息也彆忘了造二胎,小墨一個人,怪孤單可憐的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