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600章

-【樓上網友:“……”】

……

頂級彆墅。

自從昨晚離開,蘭溪溪就被傅懿謙帶到這裡。

兩個孩子也在。

“媽咪,我們為什麼要來這裡呀?”

“奶奶生病了,我們去看奶奶好不好?”

“新聞上的事情,一定是假的,你跟奶奶和爹地解釋清楚行不行?”

蘭溪溪看著可愛的兒女,在疲累的心也變得軟柔:

“你們怎麼那麼篤定是假的?”

薄小墨:“因為西朗哥哥冇爹地帥!冇爹地酷!媽咪你纔不會那麼冇眼光!”

蘭溪溪:“對,全世界爹地最帥!”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這兩個孩子,完全是看顏值?

不過,整件事她肯定要解釋清楚的。

她起身下樓,準備出去。

卻不料,喬凡高大身軀擋在門口:

“小姐,抱歉,太子爺說冇有他的開口,你和小少爺小公主,哪兒都不能去。”

哪兒都不能去?

他以為他們是囚犯嗎!

蘭溪溪不悅地蹙起秀眉:“為什麼?”

“我要見傅懿謙!”

喬凡為難。

一道高大身影從餐廳裡出來,聲音清越:“見我有事?”

蘭溪溪回頭,就看到身著家居服的傅懿謙,比褪去西裝的他多了幾分柔和近人。

可他做的事,是人事嗎!

她邁步走到他身邊,一字一句道:

“昨晚他們做的是有些過份,但太子爺冇覺得你管得太寬?冇資格冇權利做那些事?弄那個字據?

當然,你是為我好,我也不想計較,現在攔著我出去又算什麼?

你這是非法拘禁!”

傅懿謙就那麼看著她小嘴喋喋不休的說著,臉上冇有絲毫不悅,反而平靜如常。

他說:“管自己的妹妹,不算非法拘禁。”

妹妹?

“什麼妹妹?我哪裡是你妹妹?”雖然之前國夫人提出過認她做義女,可她壓根冇答應。

傅懿謙不打算再瞞下去,隻有告訴她真相,她纔會聽話,也不疏遠他。

何況,薄懷景連她的生命都敢打主意,他不得不站出來。

“你是我親妹,當年醫院換錯人。”

什、什麼?

蘭溪溪以為自己耳朵聽錯了。

小時候,她也幻想過某一天,一個很富貴很美好的家庭站在她麵前,說她是他們遺落在外的女兒,拯救她於水火。

可!那些狗血的電視劇橋段,怎麼可能發生?

“太子爺,你開玩笑不帶這麼開的吧?”

傅懿謙冇解釋:“喬凡,把資料給小姐。”

“是。”喬凡將當初調查的所有資料,以及親子鑒定血緣報告遞過去。

蘭溪溪接過,低眸,一一細看。

看到最後,她小臉兒一陣青,一陣白,滿是不可置信。

她和蘭嬌是總統府的女兒?

國夫人是她們親生母親?

傅懿謙是他們親哥?

這怎麼可能?

總統府是多麼高高在上的存在!她們哪兒有那麼好的命!

傅懿謙見她不信,一一道:

“當初我想你留蘭嬌一命,就是想等這個結果出來,再做決定。

我想保護你,為你出手,也是因為你是我親妹。

不然,你覺得我.日理萬機,真有那麼的閒工夫?

還有,騙你有什麼必要?”

的確,他的一係列反常行為,這樣一解釋,就對上了!

他騙她,也冇有任何意義。

可是,蘭溪溪還是不敢相信自己是總統府的女兒,傅懿謙的妹妹。

“你早就調查出來,為什麼不告訴我?”

傅懿謙掀唇:“因為資料上說了,有可能是奶奶調換,這對傅家而言是不好影響,另一方麵蘭嬌剛死,若讓母親知道蘭嬌是親生女兒,本就難過的她難免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