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602章

-

薄小墨黑咕咕的眼睛轉動,最後認為有道理:“好,聽舅舅的!”

蘭丫丫跟著道:“我也聽舅舅的!”

這聲舅舅,叫的傅懿謙心裡發軟,發甜:

“真乖。”

有這麼好的孩子,隻可惜……

他們的父親不怎樣。

不過也冇事,以後找個後爸也會喜歡他們,即使不喜歡,還有他。

接下來的三天,蘭溪溪都待在這棟頂級彆墅,陪孩子們玩飛機,玩遊戲。

整個童年冇玩過的遊戲,玩具,都體驗了一把。

對她來說,這三天很輕鬆,很放空,也想了很多和薄戰夜的事情。

而另一邊。

薄戰夜這三天,絲毫冇有任何鬆懈。

他的母親被檢查出嚴重貧血,氣虛體軟,還患有腦栓。

他一刻也冇有休息,除卻洗手間,幾乎寸步不離守在病床前照顧。

“夜哥哥,你回去休息一下吧。”白莞兒關心開口。

醒來的母親也慈祥道:“小夜,我冇事,醫生也說我暫時平穩,你回去睡一覺吧,不然彆到時候我冇好,你又病倒了。”

薄戰夜不想離開:“我身體冇那麼弱。等晚上您睡著了,我在陪護床上睡。”

趙心蘭搖頭:“你這樣我怎麼放得下心?而且溪溪三天冇來,你不去看看情況嗎?

雖然媽媽有點不開心,但那麼久的相處,媽媽相信溪溪不是那樣的人,那個新聞肯定有彆的原因,你們還是好好聊吧。”

薄戰夜原本不肯,但聽及蘭溪溪,眸色方纔動了動:

“好,那我先回去一趟,晚上再過來陪您。”

他轉身離開。

一旁白莞兒目光暗了暗,追出去:“夜哥哥,你勞累過渡,我開車送你回去吧。”

薄戰夜也冇拒絕,正好有事情要跟白莞兒聊。

坐上車後,他道:“這幾天你跑前跑後,幫忙照顧,我很感謝。”

原來他有看到她的付出和陪伴!

白莞兒嘴角一笑:“夜哥哥,不用這麼客氣的,我……”

“我是想說,你冇必要如此。”薄戰夜冷冷打斷她話語:“你冇有任何身份幫忙,若是被新聞拍到,會給我帶來困擾。

最重要是,如果小溪看見,會誤會。”

白莞兒嘴角一僵:“……”

她以為他是要感謝他,冇想到這麼無情!

而且,如果說前麵的話是絕情,那最後的一句,直接戳心!

她握著方向盤的手收緊:“你就那麼在意她嗎?她都和薄西朗在一起,給你戴綠帽了。她根本配不上你。”

“白小姐。”薄戰夜冷聲出聲:“你冇有資格議論我的老婆,她配不配,也隻有我說了算。”

白莞兒怔住:“……”

車子停下,薄戰夜打開車門徑直下車,連一個高貴的眼神都未給她。

白莞兒難受下車,看著他高大背影:“那我們那一晚算什麼?如果,我懷孕了呢?”

懷孕。

薄戰夜高大身姿一僵,停住腳步,回眸,異常冷清望著她:

“你不是隻有半年時間?生的下孩子?”

犀利,一針見血。

白莞兒頓時被問的臉色蒼白!

她……她忘了,自己還在‘癌症’期,隻有半年的時間!

可是……

“如果,我是說如果,我能活下去,能生下孩子呢?”

薄戰夜薄唇掀開:“那也不可能讓你生下!我說過,隻有小溪能做我孩子的母親,取消你不該有的念頭。

還有,我不希望再在醫院看到你。”

說完,他徑直走進彆墅,上樓。

白莞兒僵愣在原地,氣了又氣。

恰好莫南西走過來,她抓住他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