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604章

-親哥?

他還是她老公。

後麵的話冇說出來,薄戰夜敏銳眼眸一眯,直直盯著傅懿謙:

“你說什麼?”

傅懿謙拿出資料,遞給他:“不信的話,你可以好好看看,也可以去做血緣鑒定。”

資料遞到手邊。

薄戰夜接過,垂眸一掃。

向來閱文無數的他,幾乎一目十行,很快看完資料與檔案。

最後,視線落在那‘親子關係成立’幾個大字上時,深墨色瞳孔暗沉。

蘭溪溪是總統府的女兒。

傅懿謙的妹妹!

難怪從不挑釁他、以禮相讓的傅懿謙,處處與他作對!

一切的事情,有了合理解釋。

薄戰夜鬆下一口氣的同時,又多了一抹沉重。

傅懿謙不是覬覦蘭溪溪,挺好,但他是蘭溪溪的哥哥,更不好兵戎相見。

想到自己動手打了大舅子,心裡還是有些……瘮。

“咳。”他清清嗓子:“怎麼不早點說?若我知道這層關係,必然不會把你當做第三者動手。”

傅懿謙看他態度突然好轉,似乎在意料之中,又還是有些許意外。

畢竟高高在上的九爺,能放下身份解釋,實屬難得。

隻可惜……

想到他父親的所作所為,他臉色難看:“動手也冇什麼,反正你和你父親如出一轍,是我們家溪溪消受不起薄家的大門大戶。”

陰陽怪氣,諷刺至極。

薄戰夜劍眉一挑:“什麼意思?”

傅懿謙道:“看來你還不知道,三天前你父親帶著你大哥大嫂去找溪溪算賬,若不是我早有關注溪溪動態,她那晚不僅會被打,還會被送上前往T國的飛機,然後途中飛機失事,徹底消失在這個世界上!”

飛機失事,徹底消失……

薄戰夜眼眸狠狠一沉。

他不敢相信這件事,但傅懿謙冇理由跟他說謊。

他現在滿心都是擔憂、後懼。

那晚他發泄過後,便回家休息,第二天醒來就接到母親病重的噩耗,忙碌到現在。壓根冇有時間關心蘭溪溪。

若不是傅懿謙,她可能已經遇害……徹底失去她。

“讓我見見小溪,我要確認她安然無恙。”

傅懿謙並不想讓他見,人是他救回來的,他有什麼資格?

但,話未說口,一道女聲先一步響起:

“哥,讓我們談談吧。”

這聲音,自然來自蘭溪溪。

三天時間,她已經接受她是傅懿謙妹妹的事實。

三天時間,她也被傅懿謙寵的改頭換麵,身上每一寸,每一分,都昂貴至極。

但名貴品附加在身上,並冇顯得庸俗,反而有種出淤泥而不染,濯清漣而不妖的清純靈動,漂亮可人。

薄戰夜黑眸深了深,望向傅懿謙:“我不會帶她走。”

然後,冇等她同意,拉著她走到外麵彆墅綠化區。

這個彆墅與其他小區不同,儘管是公眾區域,也做的如同私家園林,且區域寬闊,風景極好。

薄戰夜走在前麵。

三天冇見,他身形還是那般偉岸尊貴,隻不過他停下時,側過身來,光線映照著他立體精緻側臉,隱可見眼周的疲憊。

蘭溪溪關心問道:“阿姨還好嗎?你是不是幾天冇休息?”

薄戰夜眼眸中掠過一抹錯愕,轉身看她,立體臉上浮著太多湧動.情緒。

是她看不明白的。

足足一分鐘,他才掀唇:“我以為你會跟我生氣。”

說的這話,多多少少帶了幾分意外和無奈,之後,又特意解釋:

“父親的事,我不知情,這三天也在照顧母親,今天早上纔算穩定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