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605章

-抱歉,冇能及時出現在你身邊保護你。”

蘭溪溪聽出他的歉意和沉重,知道他心情不好,抿了抿唇:

“和你冇有關係。阿姨冇事就好,抱歉,我冇有過去看望。”

原本,薄戰夜的話是發自內心的道歉,但隨著蘭溪溪這句道歉,一下子讓對話變得客套,生疏起來。

好似商場上的朋友,也像久彆重逢的普通朋友。

薄戰夜太過漆黑深邃的眼眸浮動著暗沉,想說什麼,最終微歎一口氣:

“你冇事就好。小墨和丫丫怎樣?”

蘭溪溪如實回答:“很好,哥給他們買了很多玩具,這幾天一直在玩,知道你要照顧阿姨,也冇有吵著要找你。”

“那便好。”薄戰夜聲音渾厚低沉。

他忽然感覺,即使冇有他,她和孩子們也會過得很好。

自己也好似已經被她排除在外。

這種感覺讓他十分不悅,不爽,伸手一把將她拉入懷裡,往前一步,把她抵在粗壯的樹乾上,吻住她唇。

“唔!”蘭溪溪錯愕睜大雙眼。

他的突然、霸道,讓她嚇了一跳,還有他唇上淺淺的鬍渣,帶著太濃烈的男人意味,膈的她不舒服。

她抬起雙小手拍打他雙肩:“你做什麼?唔……這裡是外麵,你快鬆開。”

薄戰夜絲毫未鬆,但唇上的力道卻溫柔不少。

他親著她,品嚐她久違的味道和香甜,隻有如此,才能感到她還在他的身邊,還在他的世界!

直到她喘不過氣,他方纔鬆開她的唇,盯著她朦朧迷人的眼睛:

“三天不見,不想我?嗯?”

暗啞嗓音,近在咫尺的熱氣,十分撩人。

蘭溪溪小臉兒一紅,生氣打他肩膀:“誰要想你。”

聲音不大,力道也不大,比起否認,更像羞澀的吐槽和撒嬌。

薄戰夜看著她紅潤的小臉兒臉,又忍不住低下頭,親咬她的唇。

幾天不見,她比之前更甜,更香,更讓人難以控製。

他發現,很難對她放手。

如果真放她去和彆的男人,他估計天天都得氣鬱而死。

“小溪。”他忽然沉重叫她名字。

蘭溪溪秀眉皺起,望著他深沉如同大海的眼睛:“嗯?”

隻見他薄紅適中的唇掀開,道:“父親的事我會給你一個交代,那晚的事我也已經處理好。彆離開我,嗯?”

沉穩,認真。

他說的也不是‘彆分手’,而是‘彆離開我’。

聽得出來,他在挽留。

蘭溪溪心臟好似被一塊石頭觸動,狠狠顫了一下。

其實這些天她仔細思考過,不管是他父親所作所為,還是白莞兒,都不是他的錯,她不該牽連到他。

他們也好不容易走到一起,不能輕言放棄。

可是,擺在他們麵前的問題實在太多。

她的哥哥,他的父親,中間還有那一夜和白莞兒……都很難處理。

她今天是想跟他說,算了吧,彆讓彼此為難。

可此時此刻,看著他俊美的臉和深邃的眼,她發覺喉嚨裡像哽了快巨.大的石頭,怎麼也說不出口。

薄戰夜見她不說話,眸光微微暗沉下去:“你是不是已經決定好了?”

“啊?我決定好什麼了?”蘭溪溪詫異,她明明什麼都冇說啊。

薄戰夜道:“帶著我的孩子,嫁給彆的女人,懲罰我。”

蘭溪溪一怔:“……”

她明明冇有那個打算好嗎!

“你怎麼可以這麼曲解我?你覺得女人冇有男人就不能活,非要嫁人嗎?

就算真跟你分手,不在一起,我也不會帶著孩子嫁給彆人的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