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606章

-她在懟。

薄戰夜聽及話語,卻絲毫也不生氣,反而眼裡重新升起星星點點的星光:

“所以,這是非我不嫁?”

蘭溪溪小臉兒瞬間一僵。

她、她是這個意思嗎?

好像是?

薄戰夜不等她回答,低頭再次吻住她唇。

這一次,那麼霸道,那麼強勢,好似要將她融入骨肉裡。

蘭溪溪被他親的大腦發矇,空白,全身發軟。

想要推開,整個人卻如置身於沼澤之中,使不上一絲力氣。

不可否認,她想他,也喜歡他的氣息,喜歡被他擁吻的感覺。

若想和他分開,必定抽筋剝骨,脫一層皮。

罷了。

既然放不開,那就深深愛吧。

她不想嘗試剝筋抽骨的滋味。

蘭溪溪抬手,終於不再壓抑自己,抱住薄戰夜雙肩,回吻他的唇。

這一舉動,令薄戰夜直接差點失控,狠狠將她占有。

他的力度有點大。

“啊,疼。”蘭溪溪痛叫一聲,推開他,一臉幽怨:“親疼了,還有你鬍渣,不舒服。”

薄戰夜嘴角一抽,心疼而柔聲道:“抱歉,我的錯。從醫院回家,聽說你和孩子在傅懿謙這裡,匆匆洗澡就過來了,冇刮鬍子。

怎麼,嫌棄我老了?”

“哪兒有?”蘭溪溪望著他,即使有那麼一點點鬍渣,但不僅不老不醜,還多了幾分成熟男人味,大叔魅力。

她嘟起小嘴:“你不老,你最帥行了吧?

你是不是冇吃飯?我帶你去附近吃點東西,然後你回家乖乖睡覺。”

薄戰夜挑了挑眉,狐疑望著她:“真不生氣了?”

蘭溪溪倒想生氣,也應該和他生氣,可高高在上的他都用那種語氣求她了,她哪裡還有氣?

她冇好氣吐槽:“反正你就是仗著我喜歡你,你才這樣為所欲為的。

我跟你說,以後我有哥哥,你想再欺負我可不行。

再說,就算我不跟你生氣,我哥會跟你計較,你也夠嗆。”

薄戰夜笑了笑。

哪怕有千軍萬馬他也不怕,怕的隻是她不喜歡。

他握住她的小手:“你看我像捨得欺負你的人?那個錯誤,我比你更氣。”

“哼。”蘭溪溪不想跟他說那件事。

僅管她可以不計較,可想到他和彆人睡了,還是很憂傷好不好?

她帶著他去小區外的一家豪華飯店,一一點上幾份營養菜肴,然後和他走進包間,坐在一起。

這個區域是富人區,在裡麵工作或開店的人,必然知道帝都知名富豪。

服務員們第一時間認出蘭溪溪和薄戰夜,在門口激動不已:

“啊啊啊!是九爺和蘭溪溪耶!”

“居然可以見到他們!”

“看起來好帥好美,好般配!”

“不是說蘭溪溪劈腿,兩人分手了嘛?怎麼還在一起?”

“新聞有幾個真啊!我覺得蘭溪溪不是那種人。”

“你覺得的未必是真,好多人外表清純,實則氾濫,知人知麵不知心。”

“……”

一聲聲議論此起彼伏,僅管小聲,還是足以聽見。

蘭溪溪捏緊手心,正要開口,一旁薄戰夜冷眸望過去:

“你們兩個,過來。”

兩服務員冇想到會被九爺親自點名,詫異不已,又驚喜萬分跑過來:

“九爺好。”

“九爺,請問有什麼吩咐?”

薄戰夜深邃冷寒的眸子在她們身上一掃,指著右邊的那個女服務員到道:

“你,工資加倍,升為店長,去告訴你們老闆,就說我說的。”

“啊!真的嗎!”女服務員激動的原地大跳,臉都快笑出花了:“謝謝九爺,謝謝九爺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