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608章

-

一時間,心裡暖暖的,又忍不住想笑:

“還說是為了我?你看你醋意都快瀰漫包間,翻天了。”

薄戰夜的確很氣。

他和白莞兒發生什麼,是無意識的意外,她清醒時跟男人回彆墅,換衣服,待兩個小時?

他一把將她壓在真皮座位上,深邃眸光直直鎖著她:

“有冇有良心?還笑的出來?

告訴我,你那兩個小時和他在裡麵做了什麼?”

上揚反問,在意暗啞語氣,帶著強大氣場,將她包圍。

本來寬大的包間,瞬間變得逼仄,壓抑。

蘭溪溪呼吸收緊,小臉兒發紅:“你覺得我能做什麼?”

薄戰夜:“我要是知道,還吃醋,氣的吃不下飯,睡不著覺,現在問你?”

這……

這也太誇張了吧?

蘭溪溪纖長眼睫毛煽動,可他的眼眸實在太深,太讓人無處可躲。

她小唇抿開:“什麼都冇做,就是落水進去洗澡,吹頭髮,花了半個多小時,然後喝薑湯,聊天,花了一個多小時。

你不信的話……”

“我信。”薄戰夜吻了吻她唇:“你不告訴我,我會胡思亂想,但隻要你說的,我都信。”

篤定,寵溺,無限寬容。

蘭溪溪冇想到他這麼好說話,小小意外,錯愕,又甜蜜。

如果他不生氣,完全不過問,會有被無視、不在意的感覺。

可如果太生氣,太計較,又讓人心累。

此刻他這般隻要一句解釋,就相信的處理辦法,太成熟沉穩,無疑是最最好的寵愛。

她嘴角揚了揚:“謝謝你。”

正好這時。

服務員們將豐富的飯菜端上來,除卻之前點的,還格外贈送了三道:

“九爺,蘭小姐,這三份菜分彆是永浴愛河,天長地久,此生唯你,我們老闆特意贈送的,請二位慢用,有什麼需要的隨時叫我們。”

態度恭敬的隻差把人捧上天。

薄戰夜聽到那三個名字,臉色溫柔些許,輕嗯一聲,讓他們下去。

然後望向蘭溪溪:“寓意挺好,你也吃點?”

蘭溪溪搖頭:“我這幾天被我哥強製性吃美食,吃燕窩,都胖了不少,現在吃不下。

你吃吧,我看著你吃。”

說完,她趴到桌子上望著他。

薄戰夜挑了挑眉,視線在她臉上一番打量,隨後落到衣服領口:

“怎麼看不出來胖了?我手感測量測量?”

蘭溪溪隨著他的目光和幽深話語,第一時間明白‘測量’是什麼意思,身子一怔:

“……你還要不要臉?無恥。”

薄戰夜收回目光:“嗯,我無恥,無恥的每天想我的女人,吃的怎樣,過的怎樣,聽她說胖了,想量量也是無恥。”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行吧!

他永遠一本正經,有說不完的道理和理由,反正她說不過他。

她坐在那裡,就那麼看著他吃飯。

他的動作和常人明明無異,但身上總像帶著光環,舉手投足間都透著優雅貴氣,連吃飯的動作都那麼迷人。

這樣的他,很難不讓人淪陷。

一旦淪陷,便是萬劫不複。

譬如,他和白莞兒發生關係,那麼觸碰底線和原則的事情,她不該原諒的。

可……還是無法鬆開,放手。

薄戰夜,他可知他是毒藥,害他中毒太深。

回去的路上。

蘭溪溪心情有些低落,終於還是鼓起勇氣,道:

“那晚的事情和我說說吧,我想聽。”

薄戰夜一時冇反應過來,望著她:“哪晚?”

“就……就那晚啊!還有哪晚?”蘭溪溪聲音有點大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