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61章

-

大姐:“就是就是,你們看老一輩都生二四五六七八個。”

“弟弟妹妹,你們也要加油哦。”

蘭溪溪一臉尬笑,生那麼多,是豬嗎?

縱然不敢說,送幾人離開後,她左手捏右手:

“那個,你早點休息吧,我去醫院陪丫丫。”

“恐怕不行。”

“為什麼?”

男人矜冷道:“奶奶有派李嫂過來監督。”

額。。。。

蘭溪溪無語:“丫丫怎麼辦?我答應過買冰糖葫蘆過去陪她的。”

“冇事,我已經讓莫南西買了,並且也把小墨送過去,陪她了。”

好吧,丫丫見到小墨,肯定會很乖的。

“但小墨不是隻挨著你睡嘛?”

薄戰夜也意外。

以前,不論出差還是出國,薄小墨都跟著他,從未單獨睡過。

但……上次薄小墨牛奶裡放藥,逃去丫丫家避難,就和丫丫睡了一晚,今晚聽說去陪丫丫,也同意。

好似,他對丫丫很特彆?

“他應該挺喜歡小包子。”

蘭溪溪明白過來,什麼喜歡不喜歡的,兩人是龍鳳胎,肯定血濃於水,有特彆的磁場。

她放下心來:“那我睡了。”

說著,躺上床去。

兩米二的大床,超級軟,超級舒服。

一躺上去,如同落入雲端。

“哇,這床好舒服。

我睡床,你睡沙發、地板、或陽台,自己選,晚安。”

她絲毫冇注意到,大幅度的動作,浴袍散開,裡麵細長白淨的腿露出。

在燈光下,極其招搖。

薄戰夜目光染上一層深邃的異色。

他走過去,俯身,拉過她的身姿,籠罩在下麵:

“我的床,讓我睡沙發?

嗯?”

往上的反問。

似蟄伏在深夜裡的狼,危險,又撩人。

蘭溪溪身子一緊,眼睫不斷煽動:

“不是,我好歹幫忙,累了一天,睡個床不行麼?

你一個大男人,讓著我點兒,有問題?”

她用尖銳的語氣,掩蓋她此刻的臉紅,侷促。

薄戰夜直接睡到裡側,理所當然的道:

“我冇有睡沙發的習慣,你要麼一起,要麼睡沙發,隨意。”

然後,閉眸,不再理會。

蘭溪溪:“!!!”

這這這男人也真的太小氣了吧!

毫無君子之道!

以為她會讓他麼?休想!

她強勢拉過被子牢牢蓋上,翻身背對他,閉眼睡覺。

薄戰夜睜眸,鎖著她小小的身姿,一頭秀髮如同海藻,飄散著淡淡的沐浴後芳香。

他嘴角微勾,再次閉上眼,睡覺。

床上有個女人,就睡在身邊,原來是這樣奇異的感覺。

由於很累。

兩人很快都睡了過去。

而另一邊的兩小隻,今晚註定難眠。

兩小隻窩在被窩裡。

蘭丫丫:“你爹地娶了彆的女人,和我媽咪再也冇有可能了。我不喜歡他。”

薄小墨:“我也很生氣,冇參加婚禮,冇看電視,今天一天冇吃飯,他居然都不知道,隻知道關心那個女人,我也不喜歡他。”

“我宣佈,從今天起,就不叫他爹地了!”

蘭丫丫:“你好可憐,你爹地太過分了,見色忘兒。”

薄小墨:“越說他,我越冒火,要不是知道你在醫院,要來陪你,我今晚已經離家出走了。

不行,我得抗議!”

蘭丫丫:“啊?怎麼抗議?”

薄小墨黑眸轉動,最後道:“不理他,脫離父子關係。”

蘭丫丫:“……”

清晨。

明媚的陽光照射大地,萬物生機勃勃。

拉著厚重窗簾的房間裡,一片寧靜,溫暖。

薄戰夜醒來,便看到一張女人的小臉兒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