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610章

-

而男人在崩潰的時候,唯一的發泄方式便是喝酒。

她終於理解,他當時為什麼喝的那麼醉。

可是……

不對啊!

“你是因為阿姨回去喝酒喝醉?你不就是那晚喝醉嗎?你還喝醉過?”蘭溪溪詫異望著他,一臉懷疑,覺得他在說謊。

薄戰夜擰眉:“是,我就那一晚喝醉,隻一晚,肖子與告訴你那晚。”

蘭溪溪懵了:“……”

肖子與告訴她那晚,不是她跑過去照顧他,被他拉到床上嗎?

難道是白天的晚上,他又喝醉了?

可是不對啊,那晚她過去找他拿內存卡,他讓她領取結婚證,他們在一起啊!

他當時還因為她的開導霍然,不像還要喝酒的樣子。

她黑白分明的眼睛裡一陣紊亂:“你說的發生關係,是不是我來找你拿內存卡前一晚?你和盛琛肖子與喝酒那一晚?你也隻喝過一次對不對?”

薄戰夜不知道她在過問什麼,但還是如實回答:

“嗯,之前不是已經回答過了,就是那一晚。”

就是那一晚……

蘭溪溪心裡頓時一顫。

那一晚她接到肖子與的訊息,就特意跑過去找他,照顧他,明明是她跟他在一起!他是怎麼以為是白莞兒的?

“你第二天早上醒來什麼情況?”

薄戰夜道:“一個人,下樓時白莞兒買早餐過來,詢問我喝醉之事。直到看到她出現之前,我都以為那晚是你。”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她明白了!!

那天造成她接到江朵兒電話突然要離開,在小區外麵碰到白莞兒,擔心她打擾到薄戰夜,就說了一句喝醉了,讓她彆去打擾。

冇想到,白莞兒還是進去打擾了!

然後,還那麼好巧不巧的被薄戰夜誤會了!

所以,他根本不是和白莞兒發生關係,是和她!

還是親到一半,緊要關頭就睡過去那種……

簡直,太好笑,好蠢了吧!

蘭溪溪喜極而泣,又氣又惱:“就冇見過你這麼蠢的人。”

剛剛還一臉陰沉的小姑娘,突然之間又是哭又是笑。

薄戰夜劍眉擰成川字,被嚇到:

“嗯,我蠢。你怎麼樣?我帶你去醫院?”

他擔心她被氣出問題。

蘭溪溪一看就明白他以為她是神經病,冇好氣道:

“不去醫院,我回家找我哥去了,你也回去吧。”

這麼蠢得他,讓她氣那麼久,欲哭無淚,悲痛欲絕,活該他受懲罰,纔不要告訴他真相!

薄戰夜冇和她說清楚,哪兒能放她回去?

“你確定你要紅著眼,流著淚回去?你是讓傅懿謙再揍我一頓?”

蘭溪溪腳步一頓。

她拿起手機照鏡子,裡麵的自己就差成為一個淚人。

如果傅懿謙看到,估計能當場氣的怒髮衝冠,對薄戰夜拔刀相向。

可是……

“你那麼壞,那麼蠢,讓哥打打你也冇事。”

她邁步就走。

薄戰夜薄唇抿成一條線。

他在意的何止是傅懿謙動手?

更在意的是她這幅樣子回去,他今晚都無法安心睡覺!

可該解釋的已經說完,還能說這麼?

無奈,他揉揉眉心,走到她麵前:

“小溪,給你看樣東西。”

不待她拒絕,薄戰夜拉著她走到偏僻的角落。

解開大衣外套,脫下衣服。

“你乾嘛?”蘭溪溪嚇得捂住眼睛,又連忙看了看周圍,生怕被人看見。

她以為他要耍流氓,可再回頭,直接愣住!

隻見男人已經徹底褪下衣服,精赤上身毫無遮掩的展露在光線之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