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614章

-到最後,發現你說的隻是考慮,會不會氣的鬍子一翹,直接去世?”

薄戰夜冷嗤一聲:“他敢打小溪的注意,就應該知道後果。這點懲罰算輕了。”

莫南西知道,九爺完全是看在母親的麵子上,不然早已撕破臉皮。

但殺人誅心,給人希望又掐破,隻是騙局,也挺狠的。

得罪誰,也不要得罪蘭溪溪!

他恭敬詢問:“九爺,現在去哪兒?”

薄戰夜倒是很想去看孩子和蘭溪溪,但傅懿謙估計不會允許。

他道:“安排飛機,我去取婚紗。另外,替我準備一些傅懿謙喜歡的東西,回來後我去趟總統府。”

莫南西已經知道蘭溪溪是傅懿謙妹妹的事,當即點頭。

今天是一個想著如何討好大舅子的九爺!

估計以後也是……

……

當晚,薄戰夜乘坐私人直升飛機前往異國,花兩天一夜的時間,親自取婚紗回家。

之後,他第一時間去總統府。

傅正愷麵對一堆厚禮,一臉錯愕:“薄九爺,今天這是……”

薄戰夜直接道:“之前和懿謙起了一些衝突,去意大利,特意買了懿謙喜歡的限量版名錶回來,算是賠罪。”

賠罪……

高高在上的九爺何罪之有?

之前的確是懿謙碰了他女人啊!

而且之前他也恨不得拔刀相向,烽煙四起,怎麼突然變化態度?

傅正愷正滿臉不解,傅懿謙從裡麵走出來:

“九爺,我怕是擔不起這厚禮,也配不上懿謙這稱呼。”

針對,陰陽怪氣。

傅正愷可是一向以和為貴,與誰都不想起爭執。

何況是薄戰夜這樣黑白兩道通吃的大人物。

他連忙遞給傅懿謙一個眼神:“懿謙,怎麼和九爺說話的?”

“伯父,不用那麼客氣,以後叫我戰夜和小夜就可以。”

傅正愷:“……”

這受寵若驚的,腿軟,好軟!

傅懿謙則是直接把薄戰夜帶去書房,開門見山:“你想做什麼?你以為送點禮物,說兩句好話,我就會原諒你?

抱歉,我不是溪溪那麼單純的女孩兒,不會上你當,受你騙,拿著你的東西走。”

薄戰夜這還是第一次屈尊降貴討好,哪兒想換來這樣態度?

可惜,傅懿謙是蘭溪溪妹妹,他不得不做些什麼,不然,蘭溪溪夾在中間會很難過。

“我知道你是為小溪好,我也的確有做的還不夠好的地方,但這麼多年,你看我喜歡過哪個女人?

娶小溪,是認真且負責的真心。”

傅懿謙冷笑一聲:“你或許是冇喜歡過女人,但你和彆的女人睡到一起,關心前女友,你覺得我眼瞎看不到?

還有,你父親的所作所為雖與你無關,但我家小溪要嫁的人,必然是和和睦睦,全家都寵她的一家人。

你們薄家,我們高攀不上。”

說著,他拿出一份字據副本丟在桌上:“你自己看看,這是你父親親筆簽下的字據,不是我強迫的,我也向來不喜歡強人所難。既然你父親意願這麼濃重,我當然得好好滿足。”

薄戰夜拿過字據,看到與蘭溪溪無任何關係,放棄孩子撫養權那一欄,眸色一沉:

“你學過法律,應該知道這不是我本人所簽,不具備法律作用。”

傅懿謙:“我說它有用,它便有用。要不,我們現在試試?”

薄戰夜嘴角一抽:“……”

他來,不是和傅懿謙吵架的。

但這份資料,也是他冇想到的。

以傅懿謙的手段,的確可以做到,那樣一來,孩子和蘭溪溪,都和他冇有任何關係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