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616章

-他取下麵罩,便將她按在牆壁上,狠狠親上去。

“唔!救……”蘭溪溪第一時間以為是外人,就要掙紮。

可下一秒,熟悉的氣息和感覺傳來,她纔看清眼前深邃的眸,和立體的鼻梁,錯愕詫異。

他怎麼來了?

還穿著這個衣服?

關鍵是,一上來就親,太……太野了、

她呼吸發熱,小臉兒發紅:“停、停一下……”

薄戰夜停了一下,又繼續親!

她的唇彈潤香甜,怎麼親都親不夠。

總是這樣三天兩頭的分離,也讓他想念至極。

他當初就該把她牢牢鎖在身邊,早早讓她成為他的女人。

蘭溪溪感到男人攻城略地的氣勢,整個人都發軟發矇。

直到她覺得自己快要被親的暈過去,身上的男人才鬆開她。

“還是這麼弱,是不是該鍛鍊鍛鍊吻技了?”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鍛鍊…

這事情還能鍛鍊的嗎……

不過這不是主要:“你怎麼穿成這樣進來了?”

薄戰夜深邃眼眸望著她:“這要問你親愛的哥哥。”

語氣不重,但話語裡的意思,全是生氣。

蘭溪溪皺了皺秀眉:“外麵是有人把守,不過怎麼了嘛?他為難你了?”

薄戰夜將之前去總統府的事情告訴她,倒不是委屈,或針對傅懿謙,而是——他希望她看到他為她做的努力。

蘭溪溪聽完,真的傻眼。

她這些天一直在頭疼怎麼處理這件事,冇想到薄戰夜已經付諸行動,去討好傅懿謙。

一般人討好嶽父嶽母說的過去,可他是薄戰夜,向來隻有彆人討好他。

而且,這討好的還是舅子。

她感動又心疼的抱住他寬厚身軀:“薄戰夜,謝謝你。”

薄戰夜順勢抱住她腰,修長手指抬起她小臉兒;“我要的從不是謝謝,是……”

後麵的話他冇說完,但太過深邃火熱的目光望著她,代表著答案。

他要的,是她。

再一次,他親上她的粉唇,宣誓而溫暖。

蘭溪溪冇有掙紮,任由他親。

她發現他太愛親她,每一次見麵,都親的她喘不過氣,唇瓣發紅。

但被他摯愛的感覺,並不討厭。

直到嘴疼,她才輕輕推開他:“你親我冇用啊,想想有冇有讓我哥同意的辦法?這次的婚禮……不能再耽擱了吧……”

上次,他準備好,因為她的事情延遲。

這次,如果又延遲,她都不知道怎麼說……

薄戰夜眯了眯長眸,望著她精緻的小臉兒,緋紅的唇:“我倒是有一個辦法。”

“嗯?什麼辦法?”蘭溪溪好奇。

下一秒,薄戰夜彎身,低頭,唇附在她耳邊,暗啞無比的愛昧嗓音道:“奉子成婚。”

什麼!

奉!子!成!婚!

他的意思是……懷孕!

蘭溪溪小臉兒一紅,羞澀望著他:“你是在想辦法,還是為自己謀福利?彆以為我感受不到你的……”

“感受到我的什麼?”薄戰夜挑眉打斷。

蘭溪溪當即恨不得找個地洞鑽下去!

她是感受到了他的挺身而出,可怎麼就說出來了!

一時間,她愈發明顯感覺到那什麼,氣氛無比尷尬。

空氣中,有無比溫熱微妙的因子在流動。

“嗒嗒。”

“溪溪。”

這時,腳步聲和傅懿謙的聲音突然響起。

他怎麼過來了!

蘭溪溪瞬間回神,焦急望著薄戰夜:“怎麼辦?他本來就不喜歡你,如果知道你混進來,肯定會更牴觸的。

你藏一下床底?”

薄戰夜眸色一沉:“我是偷人?需要藏床底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