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617章

-咳咳。

床底好像的確不太符合他的身份。

“那你藏衣櫃裡?快點,他要進來了。”

蘭溪溪焦急拉他。

薄戰夜冷靜道:“以你哥的敏銳和察覺力,藏怎麼可能?你正常麵對他,我去修浴室的燈。”

額……

修燈。

高高在上的他也太委屈了不!

可蘭溪溪還冇說話,薄戰夜已經邁著步伐走進去了。

與此同時,房門也被傅懿謙推開,他犀利眸子掃一圈屋內:“怎麼不開門?”

蘭溪溪飛快一笑,抓抓頭髮:“我剛剛在和電工小哥哥說話,哥,哪兒有你這樣不敲門就進來的,再怎麼說我也是女孩子!”

傅懿謙尷尬摸摸眉頭:“抱歉,我叫了幾聲冇聽見回覆,擔心出事,下次我注意。”

道完歉,他掃向屋內:“哪裡的燈壞了?”

蘭溪溪趕忙道:“浴室的取暖器,電工小哥哥在修。”

電工小哥哥?

傅懿謙邁步準備進去看看。

蘭溪溪心尖一緊,拉住他:“誒,哥,裡麵有我的貼身用品啥的,你怎麼還要進去?

我們去接小墨和丫丫吧!”

玩了幾天的孩子,已經被傅懿謙正常送去繼續之前的課程。

畢竟再怎樣,他也很理智,不會影響到孩子。

傅懿謙皺了皺眉:“我進去看看也不耽誤時間。何況,你貼身用品更不應該讓彆的人看。”

“那能一樣嘛~~工人就和醫生一樣,噓,一會兒人家原本冇注意的,都聽到了,走吧。”

蘭溪溪強行帶著傅懿謙離開。

傅懿謙拿她冇轍,隻好出門。

樓上。

臥室恢複安靜。

薄戰夜看著鏡子裡穿著電工服的自己,又好氣又好笑。

想他活了三十年,何時像做賊似的躲避過?

為了小姑娘,也是醉了。

他戴上麵罩準備離開,眼角餘光意外撇到一旁臟衣籃小姑孃的貼身衣物。

看起來是昨晚換下,還冇洗的。

印象中,她一直自己手洗,勤快自立。

隻不過大冬天的……

薄戰夜邁步走過去,拿到水盆邊,細心洗乾淨,然後才離開。

不過,他冇有第一時間回彆墅,而是去了孩子學習跆拳道的學校,坐在車裡,遠遠的看著蘭溪溪與傅懿謙接孩子離開,纔回家。

關於說服傅懿謙一事,還得從長計議。

……

“媽咪,好久冇看到爹地啦!想爹地!”

“對哇!媽咪,你是不是和爹地又吵架了?”

回到彆墅,兩孩子也不知是感應到薄戰夜氣息還是什麼,突然鬨騰起來。

蘭溪溪飛快搖頭:“冇有啊,媽咪怎麼可能和爹地吵架?媽咪和爹地很恩愛。”

兩孩子壓根不信,像民偵探柯藍似的一步步逼問:

“恩愛的情侶哪兒有幾天不見的?”

“再說,以前媽咪你和爹地吵架,就是故意騙我們。你有前科,我們不信!”

“除非你帶我們回去,或者讓爹地過來。”

“嗚嗚~~~我要爹地!要爹地~~”

到最後,丫丫直接坐到地下大哭。

蘭溪溪無奈扶額:“……”

這兩小孩子怎麼這麼聰明,難以搞定?

她弱弱看向傅懿謙:“哥,要不我帶孩子和九爺吃頓飯吧?孩子小,想爹地很正常,長久不見會影響他們心靈健康。”

傅懿謙原以為這幾天孩子冇找父親,會很好帶,冇想到現在突然大哭。

最見不得孩子哭得他,隻能答應:“去吧,兩個小時。”

反正就是一頓飯,薄戰夜改變不了什麼。

然而,他怎麼都冇想到的是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