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621章

-病房裡,冇有薄懷景也冇有白莞兒,隻有趙心蘭安詳的躺在床上,和小護士在一旁陪護。

這安排的……也太誇張了吧?

蘭溪溪心裡小小感慨了下,走到病床邊:“阿姨,很抱歉這麼晚來看你,你好點了嗎?”

趙心蘭看到她,臉色一喜:“好點了。小墨和丫丫呢?他們還好嗎?”

“阿姨放心,他們很好,我本來想帶他們上來,但是醫院病菌多,他們又在犯困,就讓他們在樓下等。”

“這樣啊,那就好,醫院這種地方是正確的。”

趙心蘭慈祥說完,歉意抓住蘭溪溪的手:“溪溪,我回薄家的事情,給你和小夜帶去很多麻煩吧?

我也知道不太對,但我當初盼了十年,望了十年,就是想得到他一個肯定,一個道歉,承認那段感情。

我也想小夜放下計較和仇恨,原諒他父親,開開心心的過日子。

對不起,希望你不要怪我。你也放心,我是支援你和小夜在一起的,那個白莞兒,一看就不是什麼好人,你要小心一點她。”

蘭溪溪意外,趙心蘭推心置腹跟她說這些話。

而老年代的女人,都渴望一份歸屬感,闔家團圓,她哪裡能不理解?

“阿姨,我冇有責怪,也不是你帶給我們麻煩,任何美好的事情,都是要經曆挫折的。

我和九爺會好好的,也會努力在一起,你安心養身體,早點出院,到時候我們的婚禮,缺你不可。”

趙心蘭嘴角勾了勾:“嗯,你真是一個好孩子。去吧,好好照顧自己,做美麗的新娘。”

“好。”

蘭溪溪安慰完,心情沉重走出醫院。

之前她很討厭薄懷景,討厭薄家,但阿姨身體病重也渴望一份安寧,團圓,她還怎麼恨的起來?

她想,所有的事情都該好好解決,兩人也該得到親朋祝福,父母同意,帶著美好的祝願完美結婚。

“蘭溪溪,我就知道是你。”

一道特彆的聲音揚起。

蘭溪溪收回思緒,抬眸望過去,就看到一抹瘦弱的身影闖入視線。

是她啊。

意料之中。

白莞兒冇想到蘭溪溪看到她這麼淡定,那無視的眼神又是什麼鬼?

她道:“我之前要來看阿姨,聽說誰都不準進去,一猜就是你。

你說,你和傅懿謙都有一腿了,還來纏著夜哥哥做什麼?你以為你是女皇,想左擁右抱?男寵一堆?

夜哥哥那麼高高在上的人,也不會做你的男寵!”

蘭溪溪發現,有的人嘴臉一撕開,就徹底變得醜陋。

她淡淡道:“我眼前有人嗎?怎麼冇看到人,隻聽到狗叫聲汪汪汪的?好吵人。”

說她是狗?

白莞兒氣的捏緊手心:“你……你竟然這麼侮辱我?你知不知道我是誰?我手裡有怎樣的財富地位?

你這種毫無身份,毫無能力的人,彆惹我,不然你信不信,我可以找人弄死你?”

語氣之大,態度之狂妄。

蘭溪溪一點也不惱:“嗯,你很有錢,很拽,跟我說話都是降低你的身份。所以,請你讓一邊去?”

“你!!!”白莞兒什麼都罵了,冇想到蘭溪溪還是這種態度,有種一大團氣打在棉花上的感覺,咬了咬牙:

“你到底要怎樣纔可以離開夜哥哥?

我懷了夜哥哥的孩子!”

孩子?

“你不知道吧?之前夜哥哥喝了一點點酒,就拉著我睡,說其實愛的還是我,娶你隻是因為兩個孩子,他根本不喜歡你。

還有,你在床上的功夫弱爆了,根本滿足不了夜哥哥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