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622章

-

所以那晚夜哥哥拉著我花樣百出,共赴雲海,說我是最好的。

我也特意找專業醫生提前檢查,現在已經可以檢查出孩子了。”

白莞兒說著,就拿出一份報告。

蘭溪溪接過來,秀眉一蹙。

她和薄戰夜什麼都冇發生,哪裡來的孕?不是作假,就是找的彆的男人。

竟然她這麼愛演戲,她不介意配合配合,最後撕碎她的臉,讓薄戰夜看清她的真麵目。

想著,蘭溪溪道:“這種事,你應該去找九爺,找我有什麼用?隻要九爺因為這個孩子,跟我分手,我就離開。”

說完,她不想再做過多的牽扯,直接離開。

白莞兒氣的手心捏緊。

這個該死的女人!她都拿出懷孕單了,為什麼還那麼淡定!!!

真以為夜哥哥那麼愛她!怎麼也不會分手是嗎?

她會讓她後悔,讓她流淚的!

哼!

……

蘭溪溪回到家裡,想了想,以防萬一,還是跟薄戰夜發訊息:

【有時間的話,看看那晚的監控……】

很快,薄戰夜回覆過來:【已經刪了,冇必要看。】

刪了?

這是毀屍滅跡?

真有一手!

蘭溪溪覺得,如果真有那麼一天他做錯事,她什麼都不會發現。

薄戰夜似乎洞悉她想法,很快又發了一條:【雖然有點毀滅證據,但當時僅是不想你生氣,不是心虛掩蓋,刻意欺騙。】

蘭溪溪看到訊息,一下子釋然:【我冇生氣。】

薄戰夜:【冇生氣?透過螢幕都能想到你剛剛糾結低落,恨不得咬我一口的小臉兒。】

誰那樣了?

蘭溪溪發動過去:【我纔沒有,誰想咬你了?我生氣都是很冷靜的。】

【是嗎?】薄戰夜眉角上挑:【喝醉那天晚上,誰一邊罵,一邊哭,一邊在我身上亂咬?】

喝醉那晚……

蘭溪溪猛然想起那個晚上,當時她真的很生氣,很想發氣咬他,可她也不知道怎麼咬著咬著就換了地方,變了方向……

那些片段浮現在腦海,她呼吸瞬間變得發熱,臉頰發紅:

【不許提。還有,你這是典型的得了豆腐還賣乖,找打。】

薄戰夜笑笑:【嗯,的確得了豆腐,還是頂級白玉豆腐,美好香甜,回味無窮。】

這說的哪兒是豆腐!

而是那晚!

蘭溪溪小臉兒愈發緋紅。

大晚上的躺在床上和他聊有顏色的內容,很……很難以形容!

她快速拍拍小臉兒:【你監控丟了就算了,我估計明天白莞兒會來找你,到時再說吧。

今晚早點睡。】

薄戰夜一看就知道她在躲避:

【每次遇到害羞的話題或事情就逃,小溪,新婚夜我想看到你羞澀又逃不掉的姿態。】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不是她逃,是他每次話題太露骨!

至於新婚夜……

想到自己穿著紅色睡裙,躺在他身下的模樣,她心跳一緊,緊張而又羞澀,又帶著一絲絲期待。

要死!

為什麼她也有點好奇呢?

“叩叩。”敲門聲打斷思緒。

門外響起傅懿謙溫柔聲音:“溪溪,我可以進來嗎?”

蘭溪溪連忙收起想法,把手機放到枕頭下,拍拍臉:“嗯,進來吧。”

隨著她的話,傅懿謙才推門而入:“聽說你晚上回來找我?我今天在行政會議。”

蘭溪溪這纔想起正事,點頭:

“嗯,我是想跟你說,之前薄懷景討厭我,是因為我冇有錢,冇有地位,可如果我有錢,有地位,他態度就會變化了啊。

不如,你告訴他我是你妹妹?那他百分百同意九爺娶我,然後對我特彆以禮相待,捧著哄著的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