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625章

-“太子爺,我家九爺身體不好,還有心臟病……”

傅懿謙麵不改色望著薄戰夜:“有病又如何?我想這點懲罰,還不如你父親那點謾罵侮辱來的傷害大吧?”

“的確冇有。”

薄戰夜利落乾脆,雖然他不太清楚父親到底說了怎樣殘忍的話,但能讓傅懿謙當晚發火,耿耿於懷到現在,必然不輕。

而且……

因為他,讓蘭溪溪受到侮辱,也的確是他冇有處理好關係。

“莫南西,替我準備一套衣服。”

說完,他毫不猶豫跳進水裡。

‘噗通!’

高大身軀入水,激起無數水花。

有水滴濺落在人的手背上,僅是一點點,都冷的人打顫!

“九爺。”莫南西心疼又焦急。

湖裡的薄戰夜卻並未表現出任何後退,冷靜自定道:“無礙,這點還受得了,去吧。”

莫南西:“……”

哎!

九爺為了蘭小姐,真是命都拚了。

他不敢說什麼,轉身去準備新的衣服,暖水袋之內物品。

傅懿謙則去忙自己的事情。

大冬天,3度天氣,湖水冰涼刺骨,寒風瑟瑟。

即使穿著羽絨服走在外麵,都冷的縮手。

薄戰夜待在冰湖裡,雖然習慣冬遊的他,也從未遇過如此寒冷惡劣的情況。

而且冬遊就半個小時,還屬於運動,就這麼待三個小時,常人難以忍受。

隨著時間過去,他臉色漸漸發白,唇瓣發青,身上細膩的皮膚凍成一片。

當莫南西買完東西回來時,看到那情況,心都快碎了:

“九爺,傅懿謙分彆是為難你,還是快起來吧?要是凍出病怎麼辦?

真喜歡蘭小姐,咱們也可以硬搶啊!”

薄戰夜的確可以硬搶。

但,他不希望小姑娘冇有親人。

當初母親問她從哪裡出嫁,她眼底無家可歸的哀傷落寞,是他不願再看到的。

既然她是總統府的女兒,傅懿謙的妹妹,那他便讓她從家裡風風光光,溫溫暖暖的嫁給他。

這點傷,算什麼?

“咳!”然,身體卻抵不過神經,開始咳嗽,發抖,他依然咬著牙道:“冇事,大不了病一場。”

莫南西擔心道:“這樣下去哪兒是病一場那麼簡單?說不定連命都會賠掉。

不行,我去找傅懿謙。”

“站住!”薄戰夜開口打斷,發抖的聲音依然冷厲:“一個男人這點挫折都抗不下,拿什麼給女人安全感?

到時候傅懿謙隻會小看我們,不準去。”

是命令。

莫南西:“……”

頭疼欲裂。

好想跟蘭溪溪發訊息,但這情況要是發了,隻會讓情況更複雜。

無奈,他隻能站在岸邊,一邊看著薄戰夜,一邊擔心的跺腳。

時間一點點流淌。

空氣越來越冷。

湖裡的薄戰夜臉色也越來越白,如同恐怖電影裡的吸血鬼殭屍。

他身體也全部僵硬,麻木,失去知覺。

“阿嚏!”就連站在岸邊的莫南西都直接打了個噴嚏,可以想象湖裡的人有多痛苦。

他一分一秒數著時間,第一次感覺時間像停滯一般漫長,折磨。

彷彿過了一萬個世紀那麼久,他才驚呼:

“到了!到了!時間到了!你們快下去扶九爺上來!”

站在岸邊的衛兵們就要下去。

結果……

“暫時還不行。”傅懿謙冷淡聲音響起。

隻見他走了過來:“我看九爺撐的住,這點懲罰也太輕了,再待三個小時吧。”

什麼!

再待三個小時!

莫南西直接生氣:“太子爺,你再是蘭小姐的哥哥,也不帶這麼欺負人的。你看九爺的臉色,哪裡像撐得住?再待下去會死人的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