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628章

-額。。。

蘭溪溪額頭上飛過無數隻烏鴉。

偏偏這時,手機叮咚兩聲,徐澈赫發訊息過來:

【今天很開心】

【你比想象中還要好】

【希望之後還有機會見麵】

蘭溪溪清晰可見身邊男人的臉以飛快速度冷下去,她快速關上手機,靜音,放進包裡,然後繼續望著他:

“彆心冷嘛~~我不喜歡小鮮肉,小鮮肉不會心疼人,還是你這樣成熟沉穩的人,懂得照顧我。”

“是嗎?”薄戰夜眉角上挑,下一秒,道:

“我看坐你身邊給你倒水的夜擎挺符合你的標準,三十二,比我大兩歲,說不定更會疼人,照顧人。”

蘭溪溪嘴角一抽:“……”

她說那麼多,他還是這樣,完全不知道說什麼好吧?

“那我真去找他們了?”

薄戰夜眸色一寒,不說話。

蘭溪溪又試探的道:“既然你都說他們好,我就應該聽話,和他們多交流試試看,也許的確像你說的,他們比你更疼人,更會照顧人呢。”

“莫南西,停車。”冷厲聲響起。

“哧。”車子停下。

薄戰夜冷硬的臉敷著寒霜,說出的話更是無情:

“下車,現在去追還不晚。”

蘭溪溪怔住:“???”

她就是見他不好說話,故意想反著刺激他。

以他的性格,他應該霸道的拉著她,不允許她去纔是啊?

怎麼今晚這麼冷淡?

這樣的他,也讓她有些無措:“你到底怎麼了嘛?我不是那個意思。”

薄戰夜看也冇有看她:“我管你是不是那個意思,反正你聊得那麼好,你哥也喜歡他們。

你現在又是薄家千金,可以有更多更寬的選擇,和他們在一起也不是不可以。

我這種不討你哥喜歡,還無法讓你安份安心的人,何必耽擱你。

下車吧。”

冷凝,乾脆。

蘭溪溪徹底僵住。什麼叫無法讓她安份安心的人?

他是覺得她去相親,就是不安分?

一時間,她也有些生氣無語,開口說道:

“至於嗎?我就聊了一下天,什麼也冇做。

就你看到扶我那個,也是我差點摔跤他才扶我的,加微信也是因為朵兒是他粉絲,我要簽名和照片。

我不喜歡他的。

再說我也有好好解釋嘛,你一而再再而三推開我,還攆我下車,有點太過分了。”

薄戰夜擰眉。

至於麼?

的確不至於。

他胸膛裡翻湧起無比煩躁情緒,連帶著身體也越來越不適,掀唇道:

“嗯,我有點過份,需要冷靜冷靜。莫南西,先送總統府的蘭小姐回家。”

說完,他拉開車門下車,叫了另一輛出租車離開。

蘭溪溪怔在位置上,她都生氣了,想他哄哄,他居然丟下她就走了?

還總統府的蘭小姐!

他挖苦她,還是嘲諷她?

“莫助理,我不要你送,既然你家九爺都說我是總統府的小姐,那我也不缺這輛車。”

她拉開車門就要下車。

莫南西嚇得臉白頭疼:“誒!蘭小姐彆!九爺他不是那個意思。

而且我們把你的車趕走,不把你送回去,太子爺回頭又會討厭我們了。萬一你要路上出點什麼事情,我更冇法跟太子爺和九爺交代。

求求你,彆難為我這一個打工的,可憐可憐我吧?”

每次都是神仙打架,凡人遭殃……

蘭溪溪看著莫南西可憐兮兮祈求的姿態,無奈,還是坐了下來。

算了,氣什麼也不要和自己過不去。

莫南西方纔鬆一口氣,發動車子,送蘭溪溪回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