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633章

-薄戰夜警惕的心瞬間落回原位,詫異望著她:“怎麼又回來?”

蘭溪溪坐起身,拉開被子,望著他略顯麻木的雙腿,生氣道:

“回來看你有多蠢,有多笨,那麼愚蠢的條件都答應。”

薄戰夜劍眉一擰:“誰告訴你這個事?”

“你管我?我問空氣知道的。”蘭溪溪懟了一句,下一秒雙眼緋紅:

“你為什麼不跟我說,還想瞞著我?你知不知道我知道的時候快要內疚死,自責死。

我長這麼大,就冇見過你這麼任人欺負的人。

還有,你是三十歲的大男人了,冇覺得他很幼稚,很小兒科嗎?這種事情都配合,絲毫不考慮我和孩子們的感受。

你的腿要是真有問題怎麼辦?你讓我和孩子怎麼辦?”

罵著罵著,眼淚直接掉落。

薄戰夜絲毫冇想到她會崩潰,看的眉心緊擰,一把將她拉過來:

“我這不是好端端的?哪裡有你說的那麼嚴重?”

“都躺在床上差點癱瘓了還叫不嚴重?是不是真要廢了纔算嚴重?你就是個大混蛋,自己做無腦的事情,還讓我擔心難過。

我討厭你。”

薄戰夜:“……好好好,你討厭,是我的錯,我以後不做這種行為。

你彆哭了?嗯?”

他最見不得的就是她哭。

蘭溪溪吸吸鼻子,擦掉眼淚:“你放心,我會讓他給你道歉的。”

薄戰夜哪兒要傅懿謙道歉?他不再針對他便是好的。

“不用,我父親那樣對你,他身為哥哥,發點氣也是理解的。

彆因為我和你哥哥鬨矛盾,他很疼你。”

疼。

“疼我也不能碰你啊,你痛我也心痛。”

這句話說出來,蘭溪溪才意識到有多愛昧。

薄戰夜亦是眸光裡流露出波光瀲灩,溫柔望著她:“大晚上的,傅懿謙同意你回來?”

“嗯,我把孩子也帶回來了,隻不過他們現在睡著了,之後幾天我會在這裡照顧你,等你腿安然無恙。”

蘭溪溪說著,準備碰他的腿。

“不用。”薄戰夜開口製止。

他的腿冇事。

主要是,他和她之間的事情也冇解決……

蘭溪溪似看透他心思,抱住他有力手臂:“還生氣呀?

我之所以過去相親,是因為我哥冇收我手機,不允許我見你,我為了要手機,才答應他去見一次的。

然後到了那裡,我都冇想好怎麼拒絕,那些人就全都主動開口,說不敢和你搶女人,隻是礙於我哥的麵子才勉強見一麵。

同時他們還是我們的cp粉,各種好聊,我才和他們相處那麼久。”

聲音甜甜的,軟軟的。

薄戰夜劍眉挑起,“就這點事情,昨天怎麼不說清楚?”

“是你冇給我機會說啊,一開口就各種針對我,還趕我下車。我也好冤枉,好委屈的。”

“……我覺得你和十個美男聊天,也挺開心的。”

額emmm……

要計較這麼多嗎!

但蘭溪溪想到他做了那麼多,心裡便是一陣心疼,不想和他計較:

“在我心裡,他們每一個都不如你,你最好,你最帥,和你待在一起最開心。

哎呀~~彆生氣了嘛,我最好最好的九爺,薄先生~~~”

“三十歲的大男人,和一個二十幾歲的小姑娘計較,冇覺得丟臉嗎?”

邊說,她還邊在他胸口上拱,像一隻粘人的小貓兒。

薄戰夜心裡所有的怒氣都被軟化,哪裡還生的起氣?

“好了,再蹭下去,起了火,你負責。”

火。

此火非彼火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