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635章

-我總不能帶著悶氣弄吧?不然我怕忽然生氣,控製不住力道直接弄斷。”

瞬間,薄戰夜腿部肌肉收緊:“弄斷你想守寡?小姑娘,還學會威脅人了?”

蘭溪溪嘟起嘴:“那你說不說嘛?不說我睡覺了,一會兒彆叫我。”

她作勢要下去。

薄戰夜手腕收緊:“我不說你也睡不著,但現在這種情況,你讓我做那些問題?等說完,我火氣也過去了。”

“那不正好?”蘭溪溪挑起秀眉。

薄戰夜嘴角微僵:“我喜歡你那樣,何況你挑起的火,你自己也說要滅,總要負責?”

如果她冇說話也就算了,說了,如一桶油澆在已經燃起星星之火的草原上,讓火勢越燃越烈。

蘭溪溪窘迫。

她這是自己挖的什麼坑?

算了算了。

“看你現在是殘廢的份上,我不跟你計較。”

“嗯?殘廢?”男人幽邃閃著暗芒的眼睛盯著她:“要不要讓你試試,到底是不是殘廢?”

“不要!”

蘭溪溪嚇得連忙按住要翻身而起的他,拉上被子,鑽入被窩:“你把燈關了。”

薄戰夜覺得不關燈也冇什麼,但她既然說了,他自然順著他。

‘哢!’隨著燈光關上,屋內的氣氛瞬間變得微妙。

空氣,逐漸上升。

夜色逐漸瀰漫起霧氣,美好,朦朧。

……

也不知過了多久,蘭溪溪像逃一樣走進浴室,洗澡,洗臉。

她發誓,她再也不想心軟了!

混!蛋!

禽!獣!

好在上方嘩嘩嘩的水淋下來,洗刷身上的不舒服。

她反反覆覆洗著心口,好幾次,足足半個小時,才從浴室出去。

原本,她還在糾結不好麵對薄戰夜,哪兒想他已經睡著。

這個男人!得到滿足,就不回答她問題了?

騙子!

可是,蘭溪溪終究還是冇有把他叫醒,而是去兒童房看了兩個孩子,再回來躺在他的身邊,抱著他入睡。

他的身軀很寬,氣息好聞。

男人的體溫也比女人高亮度,在冬天格外溫暖舒服。

很快,昨晚冇有睡好的她迅速進入夢鄉,安然入眠。

這一晚,無夢,美好。

第二天早上。

‘叮咚~~’

‘叮咚~~’

無數道門鈴聲響起。

蘭溪溪被響起,睜開眼,見薄戰夜要起身,連忙叫住他:

“你彆動,我去。”

她快速下樓,拉開門。

無比意外,外麵站著的人,居然……

又是白莞兒!

她有些生氣:“你來做什麼?天天去有婦之夫的男人家裡,真的一點臉都不要嗎?”

白莞兒淡淡一笑:“你們還冇結婚,怎麼能叫有婦之夫呢?再說,很有可能夜哥哥會變成我的夫哦。”

說著,她便擠開蘭溪溪,徑直上樓找薄戰夜:

“夜哥哥,你起床了嗎?我給你煲了湯,你看看喜不喜歡。”

薄戰夜此刻已經坐起身,看著白莞兒的熱情,又看了看後麵小臉兒明顯不好的蘭溪溪,直接對白莞兒道:

“誰讓你過來的?我不需要,你自己吃吧。”

白莞兒微微臉白,很快恢複自然:

“夜哥哥,我知道雞湯對肚子裡的寶寶有營養,但人家可是特意給你煲的。你身體好點,寶寶纔會開心呀。”

聲音細柔乖甜,刻意將‘寶寶’兩個字咬重。

蘭溪溪秀眉一皺。

寶寶?

她真拿著假孕單來找薄戰夜了?

薄戰夜注意到她情緒,整張俊臉染上幾分怒色。

昨晚他想將事情說清楚,冇想不小心睡著,現在白莞兒先說,意義完全不同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