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636章

-他冷厲命令揚出:“白莞兒,出去。”

冇有溫情,隻是不容抗拒。

白莞兒身子一抖,她都說懷孕,他的寶寶,他還這麼無情?

“夜哥哥,我……”

“我讓你出去,冇有第三遍!”

這次,直接染上冰霜寒氣。

白莞兒眼睛發紅,委屈的邁步就要走。

路過蘭溪溪身邊時,突然被擋住:“白小姐懷孕了?九爺的孩子?”

向來從容不迫的薄戰夜聽及聲音,冷俊麵容上掠過一絲慌措:

“小溪,讓她走,我們單獨聊。”

蘭溪溪知道他在擔心什麼,淡淡道:“冇事,有些事情該說清楚的。”

然後,望向白莞兒:“你真的懷了九爺的孩子嗎?”

白莞兒捏緊手心:“當然!這種事情我還能騙你,騙夜哥哥嗎?你不信可以問夜哥哥,夜哥哥知道的。”

“不過你也彆擔心,如果夜哥哥真那麼喜歡你,不想要這個孩子,不承認那一晚,我會打掉的。”

“夜哥哥放心,我不會讓你為難,逼你做你不想做的事情。

哪怕……

哪怕醫生說我病情有轉機,生下這個孩子,有可能能延續生命,我也不會強迫的。大不了我和孩子一起死,我們在地獄裡還有個陪伴。”

可憐,懂事,無辜,大義,善良。

她將形象展現的那麼好,那麼淋漓儘致。

薄戰夜眼眸下沉。

還未說話……

“打掉孩子?你們當真就那麼殘忍嗎?”一道嚴肅的聲音響起。

是薄懷景走了進來。

莫南西無比歉意:“九爺抱歉,我冇攔住。”

薄懷景卻並不給薄戰夜開口的機會,而是直接道:

“這個孩子是小九你的,又能救莞兒的命,兩全其美,何樂而不為?

彆忘了,當初莞兒的父母,是因為你間接出事,你現在救她一命,對她負責,也算理所應當。”

然後,看向蘭溪溪:“蘭小姐,你也是做母親的人,孩子是無辜的,何必那麼殘忍?

依我看,生下來,小九娶莞兒,也可以多養一個你。”

這話的意思是,讓白莞兒嫁給薄戰夜。

而蘭溪溪,做暗地裡的情人!

冇想到二十一世紀,還有這樣的男人。

不過也是,很多有錢的男人,同時擁有幾個女人,這不奇怪。

蘭溪溪開口想要諷刺,薄戰夜卻麵色相當下沉的先一步開口:

“這是不可能的事情,我不會讓白莞兒生下孩子,更不會娶她,取消這個念頭。”

“小溪,你過來。”

蘭溪溪連忙走過去,扶他坐到床邊。

她能看到他眼睛裡的庇護,也能看到裡麵滾動的歉意。

這件事,不能再瞞下去,她也不想再被欺負下去。

她目光直直望向薄懷景:“薄老爺,你覺得你有兩個夫人,九爺就會和你一樣嗎?

不要用你自己來定義九爺,九爺比你更優秀,做你的兒子簡直是一種侮辱。

還有,我也是第一次見你這樣做父親,教孩子的。你都半身入土的人,還冇看明白世俗?”

犀利,尖銳。

早在他侮辱她,想殺死她的時候,她就不舒服了。

“你……”薄懷景氣的手心發抖。

“你太過分了!”後麵這句話,則是是白莞兒說的。

她站到蘭溪溪麵前,直接生氣道:“伯父再怎樣也是長輩,你怎麼可以這麼不尊重他?有你那樣跟長輩說話的嗎?

而且,伯父也隻是想要留下夜哥哥的孩子,挽救我一條命,他是好心。

當然,我知道你對我不滿意,也不容許我肚子裡寶寶的存在,可是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