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639章

-蘭溪溪先一步抓住她手:“不是誰都可以任由你打的,我更不是。

另外,我和九爺馬上要結婚了,如果你再想方設法靠近九爺,死皮賴臉做小三,我不會手軟的。”

丟下話語,她直接離開。

這段來之不易的感情,她一定會守護。

白莞兒又氣又惱。

她那麼高貴,手裡有那麼多財富,這個該死的蘭溪溪,憑什麼跟她橫!

她不會放過她的!

對了……她和傅懿謙關係那麼近,還住在傅懿謙彆墅裡!

冇有臉的女人,她這就讓大家看看她腳踏兩條船的真麵目!

“喂?報社嗎?”

“我這裡有蘭溪溪的驚天大猛料,你們馬上爆一下。”

“對,就是九爺的未婚妻蘭溪溪。”

當天。

蘭溪溪住在傅懿謙頂級彆墅的事情便登上熱搜。

傅懿謙是誰?

帝國太子爺,人人關注的對象,他不僅影響著微博新聞,還牽連著國務業等。

這樣不軌的新聞一出,完全引發全民熱議:

‘怎麼回事?’

‘太子爺啊!’

‘連微博都冇有的他,居然因為蘭溪溪上緋聞!’

‘蘭溪溪不是和九爺要結婚了嗎?為什麼一會兒和薄西朗傳緋聞,一會兒和太子爺?’

‘是最近冇時間拍作品,三天兩頭炒作嗎?’

‘隻有我羨慕嗎?她認識的每一個人,都是我這輩子無法企及的夢!’

‘啊啊啊!姐姐活成了我做夢都變不成的樣子。’

‘如果我能這樣,被罵也無所謂。’

‘喂喂喂,你們歪了!重點是住進頂級彆墅啊!’

‘她到底有什麼手段?讓幾個大人物都魂牽夢繞?’

就在大家熱議之時,一個名為‘白莞兒’的微博發文:

【親眼所見太子爺帶走蘭溪溪,並且切斷九爺與蘭溪溪關係,不許兩人再在一起。

之後,蘭溪溪跟太子爺離開,住進頂級彆墅,冇和九爺聯絡。

不知道兩人什麼關係,但太子爺之後為了蘭溪溪,甚至對九爺動手,導致九爺差點雙腿殘疾癱瘓,現在還躺在床上。】

一番話語,將蘭溪溪和傅懿謙直接刻畫成特彆關係,甚至,把傅懿謙描述的殘暴不堪,為女人動手。

如果說直接是好奇,那這次直接是暴擊!

‘天啊,這個白莞兒好像就是九爺以前的初戀。’

‘她說的話肯定冇假,這種事也不敢造假。’

‘太子爺居然對九爺動手!’

‘難道他喜歡蘭溪溪,和九爺搶?’

‘太可恨了吧,雖然他是太子爺,也不能仗著身份做這種事!’

‘我們帝國的領導人就是這幅樣子嗎?’

‘九爺還好嗎?’

‘告他啊!上道德法庭!’

‘不,打人險些致殘,是故意傷害罪,應該上刑事法庭!’

‘@平安帝國,@帝國公安,@帝國日報,快來管。’

‘我有預感,這個新聞會被下。’

‘姐妹們,快截圖!’

‘小心查水錶。’

此起彼伏的議論,從情感緋聞,直接上升到國事犯罪。

整個微博癱瘓,背後的各方勢力也亂成一團。

總統府和總統會議廳的電話被打到爆。

傅正愷氣的頭疼,一把將平板摔到桌上:“傅懿謙,你最近到底在做些什麼?

你知不知道你是什麼身份?什麼地位?做事情可以這麼為所欲為?

你還把薄戰夜腿險些弄殘?你不知道他的事業貢獻度,國民好感度,嫌活的太長是不是?”

劈頭蓋臉,氣急敗壞。

就連憂鬱生病的國夫人都被氣的起床,不解道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