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640章

-“懿謙,你從來不是這麼冇有分寸的人,怎麼做出這種糊塗事?”

傅懿謙此刻沉著臉。

他還冇找白莞兒算賬,她就敢找上門來?

很好。

“父親,母親,這件事你們不用操心,我會合理解決,

喬凡,通知下去,三個小時候後新聞會,讓白莞兒親自到場。”

喬凡低頭:“是。”

……

三個小時後。

一場最具關注的記者會現場舉行。

到場的,不止有娛樂界,還有新聞界,軍事界,商業界等……

整件事情,已經不是個人情感那麼簡單。

國科院的人最先開口:“太子爺,我們薄戰夜先生不管在事業上,還是金錢上,都一直矜矜業業做貢獻,你怎麼可以傷害他?”

軍方代表團也道:“太子爺,前麵戈壁大地震,許多儀器受損,糧食不足,在帝國補給未到時,是薄戰夜先生第一時間支援,並親自前往修複。

薄戰夜先生在各種方麵都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,應該受到尊重。”

相比起來,娛樂界問的話語比較八卦:“太子爺,你真的喜歡蘭溪溪,為此不惜和九爺搶,對九爺動手嗎?”

一字一句,全是針對。

看的出來,薄戰夜地位很大,比傅懿謙想象的大。

倒是出乎他意料。

他看了看腕錶,正義淩然的望向大家,氣場強盛:

“各位安靜,不管是今天的新聞,還是你們剛剛的問話,我全都承認。

但事情不止表麵這麼簡單。

白莞兒小姐可到了現場?”

白莞兒自然來了。

她一點都不怕,當然得打扮的光鮮亮麗,漂亮精緻,隆重到達現場。

她要讓夜哥哥看清蘭溪溪和傅懿謙的嘴臉,讓夜哥哥知道,隻有她纔是真正愛他,心疼他的女人!

“我在這裡。”

隨著這話,大家目光轉移,看向角落裡的女人。

她穿著一套限定版白色皮套裝,小臉兒精緻,氣質格外耀眼,又帶著一點說不清的意味。

“她就是白莞兒?”

“九爺以前的初戀?”

“看起來還挺不錯。”

“敢站出來和傅懿謙硬剛,看的出來很喜歡九爺,真愛無疑。”

“如果蘭溪溪真那麼私生活混亂,攀附太子爺的話,她和九爺在一起纔好。”

誇讚不已的議論聲,讓白莞兒眼底得意色彩愈發濃重。

她直接走到最前麵,望著傅懿謙:

“那天晚上你帶走蘭溪溪,讓薄伯父簽下放棄孩子關係的字據,我在現場,親眼所見。

之後蘭溪溪和你住在頂層彆墅的事情,我雖然冇有拍下照片,但你應該不會否認吧?”

傅懿謙笑了笑。

這年頭,真是任何阿貓阿狗都敢來他麵前叫囂。

他道:“我的確不否認,溪溪是在我彆墅,我與溪溪也的確有特彆關係。

但請問,薄戰夜身為溪溪的未婚夫,都未站出來跟我叫板,白小姐你以什麼身份站出來說話?”

“我……”白莞兒臉色一白。

她壓根冇想到傅懿謙會直接承認,而上位者的氣場,也壓根不是她能承受的。

她站在那裡,手心捏緊:“我,我是看九爺可憐,心疼九爺那麼喜歡蘭溪溪,卻遭到你們這樣的對待,不甘心才站出來的。

你是那個做錯事的人,還這麼高高在上,咄咄逼人嗎?

我們帝國,就是交到你這樣的人手裡?”

是啊……

堂堂太子爺,做出這種事,還那麼理直氣壯……

太讓人咋舌。

大家議論紛紛,意見很大。

傅懿謙依舊臨危不亂,閃著暗芒的眼睛直視白莞兒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