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641章

-

“心疼,不甘心?

白小姐倒不如說,你喜歡薄戰夜,拿著手裡的財產,和薄懷景達成協議,逼迫溪溪離開薄戰夜,想趁機嫁給薄戰夜。”

什麼?

逼蘭溪溪離開?

想嫁給薄戰夜?

這不是第三者嗎?

大家臉色馬上變了,白莞兒麵對這突然的轉換,一陣淩亂:

“不是的,不是,我……”

“白小姐,我都大大方方承認,你否認做什麼?”傅懿謙直接看了眼喬凡。

喬凡打開大螢幕。

上麵,愕然播放出白莞兒和薄懷景在一起、或於薄戰夜在一起的照片。

每一張,都看得出關係不同。

“這真的一看就勾勾搭搭,”

“白小姐,你明知九爺和蘭溪溪即將舉行婚約,還做這種事?”

“你是名正言順想做小三嗎?”

“站出來指責抹黑蘭溪溪和太子爺,為的就是嫁給九爺對不對?”

白莞兒花容失色。

看著上方霸氣自然,一派輕鬆而好整以暇的傅懿謙,有種自己是小醜,被他拿捏的感覺。

她捏緊手心:“是又怎樣?我是看蘭溪溪和傅懿謙牽纏不清,纔想讓她遠離夜哥哥的。我也冇有做什麼過分的事。

但是,蘭溪溪和傅懿謙關係不純是事實,剛剛傅懿謙自己也承認了!

蘭溪溪就是出軌!傅懿謙就是搶彆人的女朋友,還痛下殺手!

這是前天夜哥哥被傅懿謙為難,在冰水裡待六個小時,險些致雙腿殘疾的照片!

他們兩個纔是罪人!”

一張照片,直指傅懿謙。

在私人感情和這麼大的故事傷害麵前,後者自然嚴重。

何況,如果傅懿謙真和蘭溪溪不軌,那白莞兒想嫁給薄戰夜,也冇什麼大錯。

大家道:“太子爺,先彆轉移話題,把傷害九爺的事情解釋清楚。”

“對,要搶也是你先搶女朋友。”

“你之前也冇否認關係,到底是什麼讓你這麼喪心病狂?”

“蘭溪溪是不是用了什麼手段勾引你?”

“你和蘭溪溪進行到哪一步了?”

越到後麵,話語越尖銳。

傅懿謙原本輕鬆的麵色染上怒氣,嚴肅,他敲擊桌麵的大手忽而一頓,射向大家:

“閉嘴。”

震懾力十足,空氣瞬間肅靜,現場鴉雀無聲。

傅懿謙極力壓製著胸膛裡的火,足足五秒,才平息下怒氣,道:

“我和蘭溪溪是有特彆關係,但,不是男女關係,而是親兄妹。”

什,什麼?

親兄妹!

“怎麼可能?”

“蘭溪溪是蘭家的女兒!”

“哪裡會是你的妹妹!”

“天塌下來了,也彆找這麼愚蠢的藉口好嗎?”

“完了完了,我們帝國有這樣的領導人,一切都完了。”

“難怪有許多反帝勢力。”

“這件事不嚴肅處理,怕是要內亂。”

傅懿謙擰起眉頭,直接讓喬凡甩出證據。

寬大大螢幕上,愕然出現親子鑒定,以及當年醫院資料。

他掀唇道:“當初,我母親與蘭夫人在同一所醫院生產,懷的皆是雙胞胎。

生產完後,不知是報錯,還是什麼原因,以至四個孩子互換身份。

之所以冇有揭露,除卻原因還未徹底揭露外,還有一個原因,就是蘭嬌之死,我母親已經足夠難過,若再知道是親生女兒,會更加崩潰。

這一個月左右,我在溪溪身後維護她,保護她,本打算過段時間再揭露這段關係,冇想到白莞兒的出現,讓溪溪受儘委屈。

作為親哥,我看不下去,將她接回彆墅,我認為冇什麼問題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