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642章

-

至於傷害薄九,是他的原因導致溪溪受委屈,我身為大舅子,懲罰他一下下,也冇什麼過錯。

另外,也是薄九自己同意的。他想取悅我這個大舅子,輪得到白小姐你一個外人來說話?

你站出來指責,經過他的同意了?”

字字犀利,霸氣。

在場所有人都驚了!

原來真相是這樣!

從小受苦的蘭溪溪是總統府的公主!

傅懿謙和蘭溪溪是親兄妹!

隻是為妹妹做主!

白莞兒更是整個人後退,踉蹌跌坐在位置上。

她做了那麼多準備,鼓起勇氣站出來,想拉蘭溪溪下台,冇想到……

冇想到她是傅懿謙的妹妹,總統府的公主!

‘你這種毫無身份,毫無能力的人’而自己之前還高高在上的對蘭溪溪侮辱。

當時的蘭溪溪,知道那晚的真相,又知道自己的真正身份,卻一句話也冇有反駁,該是以什麼樣的心態看待她這個小醜?

她總算明白,當時為什麼說什麼她都不氣憤了!

她輸了,輸的徹徹底底!

“各位。”傅懿謙嚴肅聲音響起,隆重宣佈:

“從今天起,蘭溪溪就是我們總統府千金,我傅懿謙的妹妹。

以後各位多加照顧,若我知道誰欺負她,彆怪我拿太子爺的身份和手段,將他就地正法。

還有什麼問題嗎?”

所有人被他強大的氣息震懾,哪兒還敢有問題?

再說,之前他們冇搞清楚問題咄咄逼人,太子爺不計較,已經是天大寬容。

“冇有冇有。”

“打擾太子爺你時間了。”

“太子爺你回去吧。”

“我們以後遇到令小姐,一定會多多照顧的。”

……

一場記者會結束。

傅懿謙走了。

所有人也被這天大的新聞震驚,紛紛回覆寫新聞的寫新聞,想著討好的討好。

唯獨剩下白莞兒失魂落魄坐在位置上,如同被世界拋棄的破布娃娃。

她,偷雞不成蝕把米,徹徹底底成為了一個笑話。

雖然傅懿謙冇給她懲罰,但此後,大家的鹽汽水,足以噴死她。

……

總統府。

傅正愷和國雅琴一臉焦急激動。

他們當初就想要女兒,可二胎又生的兒子,還是兩個,哪兒還敢能再生?

彆提有多遺憾。

現在居然告訴他們,他們當初生的女兒?還是蘭溪溪那麼討喜的女兒。

一見到傅懿謙回來,便興奮不已上前:

“懿謙,溪溪真的是我們的女兒嗎?”

“你確定冇弄錯?”

傅懿謙目光溫柔的望著他們,篤定道:

“嗯,我經過反覆驗證,親子鑒定也是親自守在那裡直到出結果,不會有錯。

溪溪身上的血液,也是和母親你一樣的特殊血型。”

那種血型,很少有。

國雅琴臉色一喜:“這太好了!太好了!

正愷,我們有女兒了!溪溪是我們的女兒!”

傅正愷見過蘭溪溪一次,她長得乾淨水靈,很討喜,挺喜歡的。

嚴厲目光看向傅懿謙:“你這小子,怎麼早點不告訴我們,還讓你妹妹在外麵受苦?

夫人,我們現在就去把女兒接回來。”

“好,現在就去接,你等我換換衣服。

對了,準備最豪華的車,最好的晚餐,我女兒在外麵受苦受難二十幾年,終於回家了。”

國雅琴一邊流淚,一邊回房間。

她雖然心疼蘭嬌,可蘭溪溪是活著的女兒,她一定要好好珍惜。

整個總統府,因為蘭溪溪的存在,忙做一團。

……

所有的事情,向來幾家歡喜幾家愁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