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643章

-蘭家夫婦看到新聞後,臉色無比複雜。

掩藏幾十年的事,終於揭開了。

原來,不是總統府的老夫人換錯,而是蘭夫人兌換。

當初在病房,得知自己生的是兒子,又恰好看到國夫人在一旁產房,她便靈機一動,把孩子進行對換。

她要讓自己的兒子一生富貴,平步青雲,等他們坐穩位置,再去認親,到時候對蘭家必然有天大的幫助!

這也是他們對蘭嬌,隻有喜歡,冇有心疼,當初蘭嬌落敗,能無情掃地出門的原因。

從來,都隻有利用。

至於為什麼丟開蘭溪溪?

是因為當時抱到蘭溪溪,蘭溪溪哭個不停,厭煩不已,便隨口找了個藉口,丟到鄉下。

他們以為,這會是秘密,也在他們的掌控之中,哪兒想到被傅懿謙先翻了盤……

這可如何是好?

“不用擔心,這件事當年做的乾乾淨淨,不會有人知道。”

“就算兩個兒子回來,那也是在總統府生活過的,而且現在身有官位,對我們冇有壞處。”

“也是,也是……”

……

除卻蘭家,還有薄家。

薄懷景此刻整個人氣的高血壓都複發!

他一心想要薄戰夜娶個名門望族,或手握重財的人,各種排擠蘭溪溪。

冇想到……普普通通的蘭溪溪,居然是總統府的公主!最尊貴的千金!

難怪,難怪傅懿謙當時那麼拒絕逼他簽下協議,帶走蘭溪溪。

對了,協議……

想到那個毫無關係的協議,薄懷景‘噗’的一聲,一口鮮血吐出,暈死過去……

……

當天。

七輛名貴旗牌車,浩浩蕩盪開進薄戰夜所在的彆墅。

“九爺,蘭小姐,總統和國夫人來了。”

“他們要接蘭小姐回去。”

薄戰夜此刻已經能夠下床,他穿著昂貴定製西裝,矜貴優雅,高貴不已。

“小溪,我送你下去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蘭溪溪不知道該怎麼描述此刻的心情。

她從小渴望父親,母親,家庭的溫暖,但真到這一刻,好無措。

“薄戰夜,怎麼辦,我不知道怎麼麵對他們。”

薄戰夜能感覺到她手心的細汗,轉身,握住她細巧雙肩,看著她慌亂的眼睛,柔聲安慰:

“乖,你見過國夫人,她人很好很溫柔,你父親傅正愷也是一個慈祥友好的人,不要有心理負擔,他們會疼你的。”

“小溪。”他話語頓了一下,才接著說:“我很高興,以後不止我一個人疼你。

另外……你之前不是難過結婚時冇有家出嫁?現在有了,要勇敢而開心的回去,嗯?”

蘭溪溪心靈狠狠一顫。

是啊。

當時阿姨問她在哪裡出嫁,她回答不上來,他說現在都是在酒店,可她心裡還是難過的。

誰結婚不想從家裡轟轟烈烈的嫁出去,在父母的陪伴下走進美好的婚姻。

當時的她冇有。

冇想到那一點點情緒都被他注意到,他真是一個超級細膩,體貼的好男人。

隻是,她的親生父母,真的會喜歡她嗎?

他們高高在上,出身名門,她從小在鄉下長大,學業也冇完成……

“溪溪。”

正想著時,一道溫柔又帶著緊張的聲音響起。

蘭溪溪望過去,就見到國夫人和一個西裝革履的中年老人走了上來。

他們眼睛裡有激動,有喜歡,也有忐忑。

國雅琴眼睛裡更是流著淚,上前一抱抱住蘭溪溪:

“溪溪,我的女兒,對不起,爸爸媽媽來晚了,讓你受苦了。”

她之前就知道蘭溪溪生活的可憐,從小在鄉下長大,住的漏風房子,飯都不一定吃飽,長大後還受那樣的罪,在草地裡生孩子,辛苦打工養女兒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