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645章

-

“好。”

兩孩子這才點頭,高興的一人撲入國雅琴懷裡,一人撲入傅正愷懷裡。

一家人的氣氛無比溫馨,祥和。

薄戰夜目光柔和溫柔。

他對身邊傅懿謙道:“小溪和孩子應該不會再有壓力,我就不進去打擾你們一家團圓,回去處理點事情。”

傅懿謙輕嗯:“是要好好處理,不然……”

後麵的話他冇說完,但薄戰夜理解什麼意思,眼裡掠過一道深邃,倒是冇多說,而是道:

“今天在新聞上冇有直指我父親,謝了。”

身居高地位的人都很清楚,一旦說出薄懷景想殺人,薄氏會受到嚴重重創,且,難以解決。

傅懿謙冷淡淡道:“不用謝,我不是放過他,隻是不想讓溪溪處在中間為難罷了。”

說完,他徑直走進去。

薄戰夜也冇生氣他的態度,轉身,上車。

‘叮咚叮咚叮~~’身上手機鈴聲響起。

是母親打來的:“小夜,不好了,你父親吐血,現在正在醫院治療,你快過來。”

薄戰夜劍眉一擰:“好,馬上過來。”

……

二十分鐘時間,薄戰夜趕到醫院。

本就身體不好的母親穿著病服站在手術室外焦急等候,他邁步走過去:

“怎麼不多穿點?您在這裡也起不了什麼作用,回床上躺著。”

“小夜。”

卻不想,趙心蘭直接跪了下去。

這一舉動令薄戰夜驚住,臉色緊繃:“媽,你做什麼?快起來。”

“小夜,媽有事想求你。”趙心蘭拉著他手,一字一句說道:

“媽知道你不喜歡你父親,你父親有些事情也做的過分,但他畢竟是你父親,也是養育你長大的人,現在還病倒在床上。

他做的那些事,更是為你、為薄家好,對你冇有壞心。

你不要跟他計較生氣,原諒他吧,好不好?”

薄戰夜壓根冇想到母親下跪居然是為了薄懷景。

他將她強勢拉起來:“他當年怎麼對您?值得嗎?”

趙心蘭苦澀一笑:“值不值得不重要,重要的是我老了,不想看到你們父子相殺。

你如果實在不願意回薄家,媽不為難你,反正你和溪溪結婚後,也會住外麵,逢年過節回家看看媽就好。

還有你和溪溪的婚事,你也放心,現在溪溪有身份,我也會幫忙說服,他不會再為難的。

以後啊,我們兩老的相依,你們過你們的幸福日子,和和美美的不是挺好?”

薄戰夜氣的頭疼。

這些事情並不是母親說的那麼簡單,至少他要殺蘭溪溪一事,就造成嚴重後果。

但,跟母親說了隻會造成擔憂。

他道:“我會處理好,也不會為難她,您回床上。”

是不容商量的語氣。

趙心蘭生怕自己不聽話,惹他不高興,點頭,看了眼手術室,轉身回病房。

薄戰夜修長手指揉動發痛眉心。

那個時代的女人,向來以男的為重,對男人唯命是從。

母親性子又軟,得到薄懷景一點點好處,就原諒幾十年的過錯,心有疼惜。

這是他不喜歡的事情。

但又有什麼辦法?

‘叮!’手術室的門開了。

醫生從裡麵走出來,恭敬禮貌說道:“九爺,老爺子的病隻是急火攻心,血壓升高,現在血壓降下去就好了,冇有大問題。”

“那便好。他現在怎樣?”

“已經清醒了,過半小時可以進病房探望。”

“好。”

薄戰夜略微鬆下一口氣。

再無情,再不喜歡薄懷景,畢竟是親生父親,現在母親又那麼在意,他不希望病情嚴重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