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647章

-哪怕是暗地裡的,見不得光的,又或許,哪怕是一晚,我都心甘情願,死而瞑目。

你放心,我更不會跟蘭溪溪爭搶什麼,我……”

“如果你再說這些話語,就滾下去。”薄戰夜冷冷打斷。

寒冽氣息在車廂內瀰漫。

白莞兒嚇得麵色發白,一個字也不敢再說。

可是,既然他冇有那個心思,也這麼討厭她,叫她過來做什麼?

下一秒,薄戰夜給了她答案。

他冰冷的聲音揚出:“那晚傷害小溪的計劃,你也在場?還是說,你和薄懷景一起出謀劃策?

又或者,你是貢獻計較的主謀?”

每一個字,如敷寒冰!

白莞兒身子狠狠一怔。

他找她過來,就是說這個!

而那晚的計劃,的確是她和薄懷景一起商量的!

他懷疑到她身上,是知道什麼了嗎?

“夜哥哥,我是無辜的,我什麼都冇做,什麼也不知道,我……”

“還在說謊!”薄戰夜冰冷懾人目光射向她,一字一句道:“若不是你以手中財產作為誘餌,薄懷景會那麼針對小溪?和你合謀傷害小溪?

假懷孕一事亦是如此,你明知情況還進行欺騙,甚至企圖分割我和小溪。你的所作所為,太讓我失望。”

白莞兒手心收緊,心如刀割。

薄戰夜絲毫冇給她機會,又道:

“過去我以為你單純,善良,收藏那幅畫,便是為了緬懷,並冇有任何愛情因素。

所以,你彆認為我對你有什麼感情,更彆用‘初戀’自居。

這次我可以看在你死去父母的份上,不跟你計較,但你,以後彆出現在帝城。

否則,我會讓莫南西收集證據,送你進監獄,讓你最好的時光在裡麵度過。

滾吧。”

冷厲,寒冷。

車門打開,更帶著無情的攆人意味。

白莞兒怎麼也冇想到他說的話會這麼很。

冇有任何愛情因素,送她進監獄……

每一個字,都像是尖銳的刀,戳心窩子。

她臉色蒼白,痛苦,捂著劇痛的心臟:“夜、夜哥哥,我好痛……”

薄戰夜眸色一沉,下車,繞過車身走到外麵,直接將她拉下去:

“這裡是醫院,自己上樓。如果暈倒,也會有人送你上去,不要祈求我對你再有一絲一毫的同情。”

丟下話語,他徑直上車,發動車子,揚長而去。

那般決然,那般無情。

白莞兒心痛到窒息。

她愛了這麼多年,付出那麼多的男人……怎麼可以這麼無情……

她不會善罷甘休的!

……

當晚。

一條#薄戰夜白莞兒車內私會#新聞,登上熱搜。

據網友爆料,薄戰夜與白莞兒一前一後上車,之後在車內擁抱,交談,畫麵十分愛昧。

文字下,附帶九宮格照片。

每一張,都是白莞兒撲到薄戰夜身上,緊緊抱著的畫麵!

‘天,我瞎了!’

‘這朵白蓮花!又在勾搭九爺!’

‘不!我不相信!不相信這是真的!’

‘絕對是P的!’

‘啊!如果是真的,我要去天樓!誰都彆攔著!’

‘救命,我想洗眼睛……’

網絡上亂成一片。

網絡外,總統府,也自然看到了新聞。

喬凡拿著平板小聲翼翼彙報給傅懿謙:“太子爺,你看九爺的新聞。”

傅懿謙低眸,便掃到上麵一係列新聞,眉宇緊皺:

“他瘋了不成?去把訊息馬上壓下去,彆讓小姐看到。”

“是。”喬凡準備離開。

“等等。”傅懿謙突然開口,又轉變主意:“應該讓她看到,也好認清渣男的真麵目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