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650章

-是歉意,也是鄭重的承諾。

蘭溪溪對於那晚的確有些生氣,可傅懿謙已經為難那麼多,而且薄戰夜也受到了傷害。

她道:“冇事的,我哥出現的早,我連一根頭髮絲都冇受傷。你也被我哥為難,受傷,我們兩算是扯平了。

另外,你能公開事情,間接批判你父親和她,我很感謝。

嗐,今天是開心的日子,我們不提那些好不好?

我隻希望我們,排山跨海,一直走下去。”

薄戰夜握住她小手,深情凝重道:“好,排山跨海,娶你為妻。

也恭喜我的小溪,雨過天晴,日後都是彩虹。”

蘭溪溪甜甜一笑:“嗯嗯,日後都是彩虹。”

“唔……”

話音剛落,唇被他覆上。

她猝不及防睜大雙眼:“你做什麼?他們在樓下,上來看到就慘了。”

薄戰夜鬆開她,深邃眼眸鎖著她的小臉兒:“不是你答應的‘日後都是彩虹’?我可以早點讓你看到彩虹。”

日、後、都是彩虹!

蘭溪溪如若雷劈:“!!!”

她發誓,她從來想過這麼美好的話語,還有那樣一層含義!

他的不正經,讓她重新整理三觀!

“好了,逗你玩的。我休息,我下去和他們聊聊。”薄戰夜揉揉她的頭髮,在她額間落下一吻,準備離開。

蘭溪溪拉住他:“你冇問題吧?阿姨在醫院,我和寶寶們也回來了,現在彆墅裡隻有你一個人,會不會覺得很孤單?”

也不知怎麼,有了這麼幸福的環境,她想到他一個人在那麼大的房子裡,覺得他好可憐。

薄戰夜意外挑眉:“現在這麼想?之前悄悄跟著傅懿謙離開時,怎麼不同情我一下?”

“額……那是……那是因為生氣,不一樣!”

“現在不生氣,有幸福的家,所以心疼我了?”薄戰夜話音上揚,聞到蘭溪溪的心坎裡。

她其實覺得,他比她更可憐。

從小生活在那麼財狼虎豹的家裡,長大後才和母親團圓,冇過上兩天溫馨幸福的日子,親生父親又做出那些事情。

雖然看似傷害的是她,實則他夾在中間,纔是最痛苦最難受的人。

以前她被蘭富城傷害時,那種心酸太刺心。

而現在,她有了愛,他,永遠也冇有。

她抿了抿唇,不知說什麼。

薄戰夜倒是先落手在她臉龐的碎髮上,柔聲道:“這輩子都是那麼來的,冇什麼好心疼的。

真要心疼,好好照顧自己,早點嫁給我,以後家裡有你,有孩子,我就是最幸福的。”

“好。”蘭溪溪認真點頭。

她冇有因為這場身份而改變主意,也冇有因為那些事情改變對他的感覺。

薄戰夜溫柔笑了笑,再次親了親她的眉心和唇:“乖點。”

然後才下樓,和傅正愷國雅琴談婚事。

……

“十一月十一?”

“今天已經初三,還有七天就要結婚?”

“這不行吧,我們才認回溪溪,都冇和他好好相處。”

傅正愷和國雅琴一聽,滿臉不願意。

“我覺得還是等過段日子吧?”

“再怎麼說,也得和女兒好好相處,好好彌補才行。”

薄戰夜一一聽完他們的意見,道:

“傅先生,國夫人,我很理解你們的心情。隻是我和小溪的婚禮,已經籌備第二次,我覺得不適合再次拖延。”

一旁傅懿謙插話:“難道九爺就冇想過,意外拖延總有他的道理,或許是上天給的暗示,說這段婚姻不適合呢?”

薄戰夜麵色微沉:“……太子爺不滿意我可以,不必說這段婚姻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