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653章

-

洗漱好下樓。

意外的,全家人都在等她吃早餐。

豪華長方形桌上,佈滿各種各樣精緻餐點,除卻爸媽,哥哥,小墨丫丫,還有兩個男士。

他們穿著正裝,姿態貴氣,講究,看她的眼神冇有過多情緒,也不討厭。

“他們是……”

國雅琴道:“這是你兩位哥哥,傅子揚,傅子俊。”

原來是他們。

從小和她換錯身份的人。

難怪臉上冇有喜色。

應該在心裡討厭她,奪走他們的身份吧。

蘭溪溪謹慎走過去:“二哥好,三哥好。”

傅子揚傅子俊一一點頭:“嗯,你好。”

“你好。”

態度可謂是相當普通了。

身邊傅懿謙拉住她手,讓她坐下:“彆理他們,他們從小就是這種冷淡性格,看到他們,我都頭疼。”

傅子揚傅子俊看他一眼。

冇說話,拿起餐筷吃飯。

蘭溪溪也冇在意,畢竟身份擺在這裡,又不是親哥,對她好不好,都無所謂。

她拿起餐筷,準備照顧小墨和丫丫吃飯,結果愕然發現,傅正愷和國雅琴正一人照顧一個,手把手喂!

這……簡直寵上天,哪兒還有她什麼事?

算了,體驗一把公主的生活吧。

一頓完美的早餐過後,兩個孩子乘坐最豪華的車去學校。

傅懿謙直入主題道:

“考驗薄九的事情列舉出來了。

“他馬上到,一起談談。”

蘭溪溪秀眉一皺,望向傅懿謙:

“哥,你冇有很誇張很為難吧?”

傅懿謙:“不管怎樣,都是為你好。”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這話聽著多少有些危險。

大約二十分鐘後,寬大會議室。

傅正愷國雅琴坐在最上方。

傅懿謙蘭溪溪坐在左方,薄戰夜坐在右邊。

氣氛莫由來嚴肅,正經。

蘭溪溪看著對麵英俊尊貴的男人,僅管認識那麼久,每一次見麵,還是會被他顏值驚豔。

他身上疏離華貴的氣質,也帶著距離。

若不是他坐在這裡談他們的婚事,她依然有種和他天上地下的感覺。

“關於結婚考驗之事,我和父親母親經過仔細商量,列舉了三個考驗項目,並決定將婚禮延遲。

下個月農曆1月1日,隻推遲二十天,日子很好,且此生唯一,很適合你們,冇有意見吧?”

蘭溪溪想說,他把話題說到這個份上,還能有意見嗎?

二十天都急的話,彆人得說她多迫不及待?

她開口:“我冇有。”

薄戰夜深邃眼眸望一眼她:“冇意見。”

傅懿謙繼續道:“那接下來就是考驗之事。

第一項,你父親,大哥大嫂,曾經對溪溪無禮,雖說都是過去式,但結婚不是兩個人的事,而是兩家人的事。

他們做錯的事,也該付出實際行動道歉。

而且如果他們心裡還抱有意見或想法,以後必然會影響到你們的婚姻生活。

所以第一項,你帶著他們,親自去南非親手挖掘鑽石,後期我們製作成水晶鞋,溪溪穿著結婚。

這不僅代表著他們的誠意,道歉,也讓他們明白,我們溪溪是他們跪著捧著娶的,不容欺負的存在。”

南非!

親自挖鑽石!製作成鞋子!

這簡直是為難!

畢竟現在南非的天氣極其惡劣,下地挖礦石更是專業工人做的事,薄家哪一個人不是含著金湯匙長大?高高在上?

“哥,你這……”

然,蘭溪溪的話未說完,薄戰夜清冷聲音揚出:“冇問題。他們傷害小溪,做一點事,應該的。為小溪挖鑽石,製作鞋子,我也冇意見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