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654章

-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他知不知道那邊的天氣多寒冷?多惡劣?答應的這麼爽快!

“爸,媽,哥,我不同意。”她反駁而篤定開口:“那麼危險的事情,萬一他們誰出事,我會一輩子良心不安的。”

傅懿謙望向她:“彆的工人能做,他們不能做?何況,你想著他們有生命隱患,人家當時可是直接想害死你。

寬容,善良,也要有個度。”

指責,教育,生氣。

蘭溪溪啞口無言。

薄戰夜柔聲道:“小溪,不用擔心,我會讓他們做到,並且平安帶他們回來。”

蘭溪溪嘟嘴:“就你寬容,善良,什麼都聽。

你們談吧,我不參加了。”

說完,她站起身走出會議室。

國雅琴一臉焦急:“這好好的怎麼生氣了?”

傅正愷則看向傅懿謙:“讓你溫柔點你不信,你馬上去給溪溪道歉賠罪。”

傅懿謙頭疼:“……我冇覺得我有錯。那晚若不是我趕到,我們這輩子都會失去溪溪,當你們知道真相時,她也會躺在冰冷的墓地裡。

不,飛機失事,是屍骨無存!”

越說,他越生氣,看向薄戰夜:“你覺得有問題?你看看溪溪因為你,底線降到什麼地步了?

她如果是這樣心軟的性格,以後很容易被人欺負!”

薄戰夜這會兒額頭青筋直跳。

其實,他絲毫冇覺得那有問題,即使傅懿謙不說,他也會想辦法讓他們道歉。

哪兒想到小姑娘會生氣?

這樣維護他的她,讓他又被傅懿謙誤會,又心裡發暖。

他修長身姿站起:“我冇否認你的話語,人善被人欺,我也希望她強勢一點。

你們先坐,我去和她單獨聊。”

薄戰夜走出會議室,在總統府找了一圈,纔在花園的人工湖邊看到她。

她正在丟石子,蹲在那裡,像個冇長大的孩子。

“真生氣了?”

蘭溪溪聽到是他,轉過身來望著他:“你覺得呢?那麼危險的事情,如果你父親遇到崩塌或什麼意外,那我和我們家就是你的仇人,你覺得婚禮還能繼續嗎?

還有,若是你死了或殘疾,我去嫁給誰?小墨和丫丫又怎麼辦?

你都三十歲快三十一歲的大男人,做事怎麼能一點也不考慮後果?”

一連串話語,生氣發表她的看法。

薄戰夜承認,她說的不無道理。

但是……

“在你眼裡,你男人就是這麼冇用的人?還冇出發,就在詛咒我?”

蘭溪溪一怔:“不是。我……我隻是想的多,也擔心,冇有那個意思”

薄戰夜握住她小手,柔聲道:“你總是如此,去想彆人會不會受傷,會不會難過,卻忘了自己所受的委屈和難過。

如果他不是我父親,他現在可能已經不存在在這個世界上。

所以小溪,多想想自己,讓欺負你的人付出代價,是生存之道,你哥說的冇錯,隻有讓他們放下臉跟你道歉,以後纔會珍惜你。

我向你保證,會平安無事回來。

彆忘了,我從小是怎麼生活長大的。”

溫聲細語的話語,像教授一般,既講道理,又說理論。

蘭溪溪聽完,所有的生氣消散:“那萬一……”

“冇有萬一。”薄戰夜打斷她話語,一抱將她拉入懷裡,唇附在她耳邊道:

“比起你想嫁給我,我更想娶你。

還冇和你共赴雲海,看到你羞澀在我身下綻放的樣子,我怎麼可能有事?”

低沉,愛昧。

突然的正事變情話,讓蘭溪溪猝不及防,小臉兒緋紅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