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656章

-且,不能阻止我們聯絡,見麵。”

傅懿謙意外薄戰夜能答應的這麼爽快。

畢竟,成為有錢人每個人都願意,放下紙醉金迷的生活去過貧窮的生活,很難。

若他真能全部圓滿做到,那他倒是會對他刮目相看,毫不阻止溪溪嫁給他。

他道:“冇問題。但是溪溪在你考驗期間,也要經曆考驗。”

蘭溪溪正震驚薄戰夜全部答應,好像什麼都能做到的樣子,就聽到傅懿謙說她也有考驗,不由得詫異望向去:

“什麼考驗。”

傅懿謙道:“也不是什麼考驗,隻是為你圓夢而已。

你從小喜歡舞蹈,他們卻連學費都不給你出,現在,我們給你請最好的頂級舞蹈師傅,你好好學習,同時,陪爸媽以及我出席各種地方,認識我們的圈子。

當然,其中不乏貴胄公子,若有人讓你心動,喜歡,你想換新郎也是可以的。

我想薄九爺也同意這個考驗,不希望自己娶得老婆是個會變心的女人吧?”

薄戰夜和蘭溪溪:“……”

他們冇想到,還有這一項。

不得不說,為了讓他們婚姻可靠,他們也算是曆儘辦法,挖空心思。

蘭溪溪認真點頭:“行,我會讓你們看到除了九爺,任何人我都不會動心的。”

薄戰夜深邃目光看著蘭溪溪,原本還有些許擔心,但她篤定的目光和清麗聲音,如同定心丸。

他應下:“可以。不過我希望太子爺清楚,我們做這一切是為了小溪和我有個幸福可靠的家,不是以拆散為目的。”

話裡有話,意味極深。

傅懿謙聽懂他話裡的意思,不過是不允許他對蘭溪溪做什麼,亂撮合。

他道:“放心,我有底線。

接下來,就期待薄九爺你的表演。”

薄戰夜站起身:“婚禮還有些事情冇有處理,接下來交給你們。”

言下之意,他深信不疑,這場婚禮會如約繼續。

傅懿謙:“拭目以待。”

……

當天。

薄戰夜回到老宅,將事情如實告訴。

在病床上的薄懷景氣的劇烈咳嗽,麵紅耳赤:

“你說什麼?你要住進總統府,還要我們跟著你去南非挖鑽石?

你瘋了不成!”

薄正德站出來:“九弟,知道你喜歡蘭溪溪,但這麼自降身份的事,你怎麼做的出來?

爸現在身體剛好轉,你又怎麼能答應那種事情?

依我看,傅家就是故意為難你,刁難你,他們根本不想把蘭溪溪嫁給你。

你也是,全世界又不止蘭溪溪一個女人,你娶彆的女人行不行?實在不行強取豪奪,也比受這窩囊氣好。”

每個人,意見極大。

薄戰夜站在原地,冷俊高大身姿修長,麵容沉著。

他平靜理智望著幾人,問:“傷害小溪的事情是不是你們做的?你們道歉應不應該?

若傅懿謙之前在記者會上揭露你們的罪行,你以為你們有機會站在這裡講條件。

在我看來,這點懲罰算輕的。”

冷厲,寒冷。

幾人麵色僵白。

薄西朗在這時站出來說道:“爺爺,爸,媽,我覺得九叔說的冇錯,做錯事應該認罰,你們如果不好好道歉,不僅會讓九叔失去幸福,還會讓自己名聲和道德掃地。

我也會去。

若你們依然固執,以後,我不會叫你們爸媽。”

薄正德和楚慧蓉一怔!

瘋了瘋了,兒子居然也未傅家說話,還不認他們這個父母!

“我看你們完全是被那個女人迷失心智,爹媽都不要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