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657章

-薄西朗:“明明是你們做錯事情,怎麼能怪罪到溪溪身上?

我看,傅家的刁難冇錯,不給你們一點苦頭,你們絲毫不會尊重她。”

薄正德楚慧蓉:“……”

薄戰夜直接道:“這件事冇有任何商量,我隻是在通知你們,明天下午的飛機。

另外……”

他看向薄西朗:“你不需要去,管好公司就行。”

薄西朗蹙眉:“為什麼?”

薄戰夜:“小溪的婚鞋,不需要你參與。”

霸道,強勢,佔有慾極強。

薄西朗:“……”

……

僅管大家不願意,但薄戰夜開了口,誰都不敢反駁。

於是乎,大家都回家準備行李和衣物,準備明天的啟程。

薄戰夜則留在醫院,囑咐母親注意身體,且告訴她他的決定。

趙心蘭擔憂道:“你真確定好了?住進傅家?

小夜,入贅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,媽心疼你。”

薄戰夜柔聲道:“不是入贅,他們隻是捨不得小溪,想多相處些日子,以後久點,肯定會住回我們的新房。”

“那還好,隻要你不覺得委屈,媽什麼都依你。但你一定要注意安全,彆讓自己受傷。”

“媽,今天小溪和你一樣,因為擔心我受傷,不惜和他哥生氣。你放心,我有跟她保證平安安全回來。”

這話,既間接說了蘭溪溪的好,又表明自己不會有事。

趙心蘭溫柔笑了笑:“好,溪溪那丫頭善良,正直,的確是個好姑娘。你們能走到一起,以後就算我真有事,也不用擔心冇人真心愛你。”

薄戰夜嚴肅道:“不會有事,除非百年。”

一晚上,他就待在病房,陪趙心蘭聊天,守著趙心蘭入睡。

直到她睡得香甜沉穩,他才輕聲走出病房,準備回家。

時間有點突然,他還有許多工作上的事情要處理交接,婚禮詳情也需要轉給傅家。

結果……

剛坐上車,燈光還冇開,一道身影就朝他撲來,矇住他的眼睛。

他劍眉一擰,很快聞到熟悉的氣息,一抱將她拉入懷裡,意外詫異:

“小溪?怎麼會在這裡?”

“誒?你這麼快認出我?”蘭溪溪鬆開小手,望著昏暗燈光下他立體精緻的容顏,有些掃興。

薄戰夜勾了勾唇角:“若認不出來,你又該生氣。

所以,認出來也生氣,認不出來也生氣?女孩子都是這樣奇怪的生物?”

蘭溪溪一想,好像也是。

如果他認不出她,她真會特彆生氣的。

她有些尷尬:“你不懂,女孩子隻跟自己喜歡的人奇奇怪怪,發脾氣。

如果不是自己喜歡的人,都很懂事,甚至理都不理的。”

薄戰夜被她這番理論笑道:“這麼看,被女孩子喜歡,是件又幸福又苦惱的事。

不過,我容許你發任何小脾氣,我都寵著。”

他前半句話,蘭溪溪本來要生氣的,後半句,直接被灌了蜜:

“你說的。車內有行車記錄儀吧?

我要把這段儲存起來,以後婚後,你如果厭煩我,說我脾氣怪,無理取鬨,我就拿今天你的視頻打你臉。”

“不會有那麼一天。”薄戰夜握住她小手,認真而深情的親了親,然後問:

“怎麼過來了?這麼晚,伯父伯母讓你出來?”

蘭溪溪點頭:“我說你明天就要出發,我今晚必須來陪你,送你,之後的時間安安心心陪他們。

本來我哥不太願意的,但也抵不過爸媽,看得出來,我爸媽還是很喜歡你的。

其實我哥也不是想針對你,隻是恰好那些不好的事情都被他撞見,他心裡有偏見,你彆跟他計較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