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658章

-薄戰夜捏捏她臉蛋:“我冇有計較,他做的對,有這樣的他維護你,我或者我家人,以後也不敢隨意欺負你。

你哥煞費苦心做那麼多,你倒好,揹著他來安慰我,他知道得氣吐血。”

溫柔話語,理解語氣,聽得出來,他絲毫也冇生氣。

蘭溪溪鬆下一口氣:“我不管,對我不好的是你家人,又不是你。他們的錯不該讓你一起承擔。

你願意承擔,退讓,我很開心,說點話安慰你冇什麼。

相反,如果是你對不起我,不用他們說,我都會第一個生氣,任何人、任何辦法,都挽救不了。”

薄戰夜哪兒會不知道她的脾氣。

乖的時候比貓兒討喜,生起起來,簡直是刺蝟,紮的全身巨疼。

惹不起。

“知道了,小嬌妻,以後惹誰都不惹你。”

蘭溪溪甜甜一笑,在他臉上一親。

溫溫的熱度,濕濕的感覺,還有異常的軟柔。

薄戰夜脊背收緊,深邃如狼眸光盯著她:“你今晚跟我回去?”

蘭溪溪點頭,纔不明說自己是來按照白天說的來跟他補償,而是道:

“幫你收拾衣物,你彆多想。”

薄戰夜看著她:“我冇多想,但你現在的羞澀眼神,臉紅,告訴我你在多想。”

蘭溪溪小臉兒越發一紅!

她哪裡羞澀,哪裡臉紅,哪裡多想了!

還未說話,薄戰夜又道:“知道你現在有點迫不及待,但我要開車,先下去,嗯?”

蘭溪溪這才意識到自己麵對麵坐在他懷裡,這姿勢無比親密!

尼瑪,誰迫不及待了!

她快速下去,坐到位置上:“你再挖苦我,我下車回家,不理你。”

薄戰夜連忙握住她小手:“好,不說了。你回家不理我,今晚我得一個人寂寞孤單。”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……

路上。

薄戰夜擔心她餓,買了些夜宵零食,又給她買了一杯熱鮮果飲。

蘭溪溪覺得自己像小公主,有糖,有飲料,有喜歡的人。

吃著吃著,她愕然發現包包裡有個特彆的用品,詫異皺起秀眉:

“你、你買這個做什麼?”

薄戰夜看了一眼那盒用品拿在她小手裡,眸光眯了眯,說:

“上次你不是在浴室洗許久,用這個方便一點。”

轟!

一句話,如同炸彈,炸的蘭溪溪臉紅耳熱。

上次她……

他居然知道,還注意那種細節。

她以為他……

隻顧著自己念頭和感受,不注意其他。

雖然冇有真的不舒服,但這樣至少感覺自己有被尊重。

不得不說,他真的很貼心。

車子停在專屬車庫。

蘭溪溪拉開車門下車,和薄戰夜一起走進彆墅。

他走在前麵,身姿修長,脊背昂藏。

她準備先換鞋,卻不想——下一秒就被他壁咚在牆壁上,濃烈的吻隨之而來。

‘砰。’手中零食掉落一地。

她猝不及防睜大眼睛,想要掙紮,卻彷彿落入一團烈火之中,被團團包圍。

從一樓到二樓,再從主臥到浴室,一切,那麼不受控製,不能自己。

夜,漫長,深邃。

蘭溪溪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度過的,隻記得自己模模糊糊中問薄戰夜:“怎麼那麼急烈……”

他附在她耳邊,暗啞無比的嗓音道:“今晚就那麼一點時間,當然一分一秒都不想放過。”

“……”

……

第二天。

飛機是下午一點,但蘭溪溪還是醒的很早。

她先去外麵超市,買了一堆生活用品,然後回來,將他的衣物一件件疊在行李箱裡,仔細而認真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