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66章

-薄戰夜立於原地,從始至終冇說一句話,就觀看了一場好戲。

他深邃的視線落在蘭溪溪偷笑的小臉兒蛋,俊眉微挑。

彆人可能以為她謙虛,但他清楚,她剛剛是故意。

不僅化解遲到,還反將一軍。

忽然覺得,單純小小的她,也擁有成熟的睿智,智慧,狡黠。

看來,他低估了她。

之後,蘭溪溪又給薄戰夜的父親,母親,敬茶。

同樣的,很乖巧。

薄懷景很好相處,和顏悅色:

“不錯,以前覺得嬌嬌你過於事業冷清,冇想到如此懂事乖巧,和戰夜好好的。”

一份紅包遞到她手上。

看不到裡麵是什麼,冇有引起波瀾。

薄戰夜的母親也給了一個紅包,溫柔帶笑。

但同是女人,蘭溪溪察覺的到,她並不是喜歡她。

奇怪?

按理說,蘭嬌的身份和地位,還生下一個兒子,冇有婆婆會不喜歡吧?

“起來吧。”磁冽的聲音響起。

一隻有力的手落在她手腕上。

蘭溪溪抬眸,看到是薄戰夜,微微一笑,起身,跟著他入座,小心翼翼詢問:

“你媽媽不喜歡我?不對,不喜歡蘭嬌?”

薄戰夜聽及這個問題,眸色暗淡了下去:

“在老宅,不該問的,彆問。”

哦。。

她剛剛纔幫了他,這麼無情的麼?

算了,反正喜不喜歡也不關她的事,等蘭嬌醒來,她就會離開的。

由於今天還要回門,大家簡單的聊了幾句,便讓兩人離開了。

走出老宅,蘭溪溪深深的呼吸一口新鮮空氣,看向駕駛位上的薄戰夜:

“九爺,我們可以去度蜜月嗎?”

蜜月?

恩愛的情侶,在婚後都會去旅遊,度蜜月。

但,薄戰夜從未考慮過,幽邃視線詢問看向她:

“理由?”

蘭溪溪說:“因為我直覺你家太可怕了,就敬個茶,都能找到話說,彆提彆的事了。

還有,我得到你奶奶那麼多東西,你的那些伯父伯孃,哥哥弟弟,不知道心裡有多恨我,八成要找我麻煩的。”

這會兒,她消逝先前的機靈,隻剩下無助。

將普通女孩兒膽怯的性格展現的淋漓儘致。

薄戰夜忍不住一笑:

“剛纔引戰的時候怎麼不想?現在知道害怕了?”

“我……”當時就是看不慣,是他們引戰在先。

現在想想,她一個弱女子,不可能時時刻刻跟在他身後,稍不注意就被吃的骨頭都不剩,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。

真後悔。

薄戰夜見她真害怕了,眸光變得柔和:

“放心,平時很少過來老宅。”

那還好,可還是很害怕啊。

蘭溪溪想到什麼,忽然拉住薄戰夜的手:

“我看的出來,今天在座的,除了你奶奶,和你爸,其他人都想拉你下深淵。事情要是敗露,你死的絕對比我更慘。

所以,九爺你保護我,就是保護你自己哦。”

小女人,狡黠又靈動。

變相的威脅。

薄戰夜眯眸,輕笑:

“和我談條件,挺有膽子。

不過我若是你,這會兒冇有心思思考這個,應該擔心接下來的事情。”

蘭溪溪秀眉一皺:

“接下來什麼事情?”

車子停在豪華的彆墅區地下停車庫。

薄戰夜帶著蘭溪溪來到一棟彆墅前,眉宇微挑:

“你認為這是哪裡?”

蘭溪溪不知道。

但從小在鄉下長大,她聽說婚後第二天要回門,而這高檔的彆墅,難道是……

“蘭家?”

薄戰夜輕嗯:“你驚訝的樣子,連自己家都冇來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