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660章

-“是麼?”薄戰夜不太相信的目光直直鎖著她。

他可記得那天她去相親,上車盯著小鮮肉的照片說人家很帥,連他在身邊都冇注意到。

蘭溪溪感覺他的目光是對自己的侮辱,再次表明:“千真萬確。

你不相信我,還不相信你自己嗎?

比顏值,誰有你帥?

比身材,你很優秀。

比錢財,你絲毫不輸。

比性格,你細心體貼。

這世界上哪兒有你這麼好的男人?我纔不會眼瞎,放著金鑲玉不要,去喜歡彆的男人。”

清晰有力,認真真切。

粉潤的唇瓣一張一合,十足惹人。

薄戰夜心情隨之愉悅,目光裡染著星光:“真有你說的那麼好?”

“嗯,如有謊話,天……”打雷劈……

“唔……”後麵的話未說出口,唇驀然被他的唇封緘!

力道不輕不重,帶著覆蓋意味,氣息清冽好聞,如同雨後竹林深山般的清晰。

而眼前是他如同大海般深邃迷人而又浩瀚的眼睛,她大腦一瞬間空白,發麻。

要死,明明親了無數次,為什麼每一次被他親,還是感覺被電?

“不許說不吉利的話。”薄戰夜親了一會兒,鬆開她,認真叮囑:

“知道你的心就對了,但你一向單純,若有心機的男人靠近你,你未必能察覺擺平。

我需要給你上一課。”

啊?

上、上課?

這種事情還能上課?

蘭溪溪纖長睫毛煽動,好奇不解。

但下一秒還是很配合的道:“好的,薄老師!我一定認真聽課,學以致用!”

老師……

她知不知道這個稱呼很彆有深意?

薄戰夜喉結滾動了下,說:“你在外麵,一個紳士友好的男人向你問路,或尋求幫助,你會怎麼做?”

蘭溪溪不加思索回答:“當然是能幫的就幫,舉手之勞,樂於助人啊。”

“錯。”薄戰夜敲敲她的腦袋,沉穩利落解釋:“一個男人不會向比自己弱小的女人尋求幫助,除非彆有目的。

等你幫完,他會尋要你的微信或電話,說是感謝,實則獲取你的聯絡方式,得到之後,再找藉口當麵感謝,這樣一來,你不僅給了電話號碼,還和他成為朋友,甚至心裡認為他很懂感恩,是不錯的人。

久而久之,和他發展成為更深厚的感情也不一定。”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整個人完全懵逼:“那萬一人家是真的需要幫助呢?”

“不會。一個大人會尋求五歲小孩子幫忙?目的無非是騙走拐走,道理同樣。”

蘭溪溪懂了。

她之前也教過丫丫這個道理,冇想到用在男人身上,同樣受用。

“好,不幫助陌生男人,我記住了。”

薄戰夜又道:“聚會或宴會上,若有男人向你搭訕,邀請跳舞,彆理會。

許多男人會以為你同意跳舞,碰杯,則是對他們有意思,之後會加大尺寸靠近你,發展不正當的關係,懂?”

蘭溪溪點頭:“這個我懂,放心啦,我不會和彆的男人喝酒跳舞的。”

薄戰夜想到什麼,特意加重語氣:“你那點酒量,喝了咬什麼都不清楚,若我知道你做不到,當天便飛回來收拾你。”

喝了要什麼都不知清楚!

蘭溪溪一聽就想起那個發酒瘋的夜晚,小臉兒一陣緋紅!

“絕對不會!”

薄戰夜這才滿意:“另外,最高階的獵人,往往采用獵物的方式出現。

他們會先下套,看你需要什麼,想做什麼,然後在適當時機出現在你麵前,若你上當,則進了他的圈套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