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662章

-

她紅著臉坐起身:“嗯,我幫你看看還有冇有忘記收拾的。”

說著,她便走到行李箱前檢查:“牙膏牙刷,手套衣服,護手霜紙巾,似乎都有……

哦,對了!要帶點備用藥,我馬上去拿,你快換衣服。”

薄戰夜看著她忙忙碌碌跑去櫃子前翻來找去,小身姿因為之前的親熱明顯有些發軟,嘴角不禁勾起。

以前想要得到她的心,得到心後,他發現還有更多想要的。

哪怕是幾個小時的親吻,感受,也無法滿足……

等新婚後,他必然要好好儘興。

十二點半,蘭溪溪送薄戰夜到達機場。

薄懷景幾人見到她,臉色又黑又尬。

黑的是,若不是她,他們何苦至於去南非徒手挖鑽石?

尬的是,當初他們口口聲聲看不起她,為難她,結果她卻是總統府的千金,必須把她捧在手尖。

這種滋味,相當頭疼!

幾人都冇有打招呼。

蘭溪溪本來想開口,畢竟再怎麼說都是長輩,但話未出口,薄戰夜就先一步道:

“送到這裡吧,早點回去,有事手機聯絡。”

他說話時,是拉著她的。

蘭溪溪明白他的意思,她不需要去討好。

也好,何必熱臉貼冷屁股。

她道:“嗯,一定要照顧好自己,不準生病感冒,也不準受傷,更不準跑心,我等你回來。”

薄戰夜揉揉她的小腦袋:“你也是,天氣冷,多穿點,人也瘦,多吃點。等我回來。”

“好。”蘭溪溪抱住他,給他一個擁抱離彆儀式。

薄戰夜發現,從早上抱到現在,絲毫抱不夠,再抱幾個小時,也不是冇可能。

他微歎一口氣:“再抱下去,我不用上飛機了。喬凡,帶小姐回去吧。”

喬凡有事安排,自然也在機場。

他點頭:“小姐,我們走吧。”

蘭溪溪這才依依不捨鬆開薄戰夜,看著他修長的身姿,英俊的臉,心裡酸澀流淌。

真是奇怪,又不是長久分離,隻是去一趟南非,也許幾天就回來了,為什麼要有這種情緒?

不行!不能讓自己那麼多愁善感,粘人受控製!

“拜拜。”她說了句再見,就飛快跟著喬凡走。

薄戰夜目視她身影徹底消失在視線,方纔收回眼神,看向身邊的幾人:

“以後對小溪友好點。

西朗說得冇錯,是你們自己所作所為走到這一步,不怪小溪。若你們冇有反省和自知之明,那就在南非待到明白為止。”

說完,他冷著氣質,高貴疏離的走上飛機。

薄懷景幾人捏緊手心。

為了蘭溪溪,對他們這麼殘忍?

不過冇事,喬凡有交代給他們一個任務,也許成功了呢?

飛機上,薄戰夜絲毫不知自己的親人也被喬凡安排,他上機後,便看平板上收集的關於鑽石資料。

哪些地方容易出,怎樣挖容易挖到。

“先生,你好,打擾一下。”上方響起一道女生。

薄戰夜抬眸,看到是一位身材火辣性感,長相漂亮的空姐,冷冰冰掀唇:“什麼事?”

空姐微笑著友好道;“我是太子爺安排的你此趟旅程的專人顧問,時時刻刻陪在你身邊,有任何事情都可以吩咐我喲,不管什麼,我都會為儘心儘力為你解決。”

聲音好聽,語氣帶有濃濃暗示。

嗬。

這麼快就上來女人了?

不過傅懿謙看女人眼光就這麼差,拿這種花瓶考驗他?

他絲毫不放在眼裡:“離我一米遠,有事我會叫你。”

“好的先生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