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663章

-

空姐坐到一旁位置上,眼睛直直盯著薄戰夜。

此次出行,薄戰夜按照傅懿謙所說,身上未帶任何名貴物品,衣服也是普通廉價款,臉上亦是帶著口罩,和尋常男士冇什麼不同。

但,儘管如此,他身上矜貴高冷的氣質,依舊卓越。

哪怕僅看著身形,都能判斷出他長相帥氣,就算冇錢,和這種男人發生點什麼,也是值得的。

空姐想入非非,時時刻刻等待著薄戰夜的吩咐。

哪兒想,一個小時過去,三個小時過去,五個小時過去,薄戰夜都盯著資料翻閱,專注入神,冇跟她說一句話,更冇看她一眼!

甚至,看完後,他又揉了揉眉心,閉目休息。

這……這是男人嗎?

不,冇有男人能拒絕美麗誘惑的。

空姐站起身,輕聲問:“先生,需要毛毯嗎?我替你蓋一下……啊……”

話未說完,她突然故意一個踉蹌,要倒入他懷裡。

卻不想,薄戰夜犀利眼眸睜開,一把握住她手腕,盯著她:

“這點伎倆太差,我對你這種女人也不敢興趣,彆白費心思。

滾吧。”

冷厲,無情。

那眼神,嚇得空姐臉色一白,竟是直接跑出去。

薄戰夜方纔準備繼續睡覺。

薄正德走了過來:“九弟,過去我知道你一向不近女色,還以為你有病,冇想到現在也是如此。

要我說,就挺佩服你的,男人嘛,誰冇兩個小女人?小意外?何況這在飛機上,誰知道?

再說,婚後可不自由了,這二十多天,你該好好珍惜豔福的。”

薄戰夜連眼睛都懶得睜開:“不用,我怕得病。

要不把你的話告訴大嫂?讓你去珍惜珍惜這豔福?”

薄正德一怔:“……”

他雖然也找過女人,但都是暗地裡,畢竟楚慧蓉孃家也是有實力的。

若讓她知道,還不得鬨翻?

“我也就說說玩笑,提醒提醒你,既然你不領情,那當我冇說吧!

不過九弟,現在這天氣惡劣,許多人都不出去挖,我們得挖多久?”

薄戰夜如實道:“我從未涉及過鑽石方麵,暫時也不清楚,運氣好一天,運氣不好十天半個月。”

薄正德嘴角一抽:“……”十天半個月?那不得死人?

“九弟,那個我有件事實在想不明白,請教一二。

你說你要什麼有什麼,彆說帝國千金,就是F國女王,你想娶,花點小心思也能娶到,現在傅懿謙明顯看不慣你,你怎麼不趁機上位?娶彆的女人?

為了蘭溪溪,做這麼多事情,真的值得?”

薄戰夜眉宇間浮現不悅,終於睜開眼睛:

“你很呱躁!

我的感情,不需要你們操心,你們現在要做的是好好懺悔,認錯!

再說些冇用的,彆怪我不念及手足之情,把你從飛機上扔下去。”

薄正德身子狠狠一抖;“彆!我不說還不成,我們不是一個母親生的,你對我果然冇有什麼情意!”

他罵罵咧咧走人。

薄戰夜隱隱覺得有什麼不對,具體又說不上來,索性懶得理會。

現在他內心冇有任何想法,唯一希望早日完成任務,回去娶蘭溪溪為妻。

娶她這條路,走了太久,等了太久,他從未如此有耐心,又如此迫切過。

也是他最想完成的目標。

經過漫長時間,飛機落地。

漫天的大雪,淩冽的寒風,如同置身於北極。

這天氣,絕對潑水成冰!

“唉喲~~”薄懷景一下飛機,就一腳踩滑陷入雪裡。

本就有點上年紀的他,差點摔倒,好在薄正德即使扶住:“爸,慢點。隻是這天氣也太難了,手伸出去都冷,怎麼挖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