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668章

-

然後,帶著蘭富城夫婦離開。

國雅琴看著兩個兒子離開的背影,心口一痛:“……”

想要叫住他們,可,自己不是他們的親生母親,他們有權選擇。

她難受的捂著心口朝外走去。

蘭溪溪走在一旁,心情亦是沉重。

雖說她和蘭富城夫婦冇有任何感情,但也做了二十幾年名義上的親人,他們過去從未對她過問一分,現在知道有兒子,就跪地懇請,看也不看她一眼。

到底,還是親生血緣重要。

不過以前他們也當她是親生的啊,怎麼那麼無情?

是重兒輕女,還是彆有原因?

“叮咚叮咚叮~~”一道突然的手機鈴聲響起。

蘭溪溪回神,看到是江朵兒打來的電話,接聽道:“朵兒。”

“溪溪,快來救我……”江朵兒聲音哽塞難過。

蘭溪溪秀眉立即皺起:“怎麼了?你在哪兒?”

“我在你買的房子裡,你過來再說。”

“好,我馬上過去。”

蘭溪溪掛斷電話,跟父母和傅懿謙說了句‘朵兒有事,出去一趟’,便飛快跑人。

她這輩子,就兩個閨蜜,從小認識到大的,更是隻有江朵兒一個,她不希望她出任何事情!

以最快速度飛回家,密碼解鎖開門,進屋,然後就看到——抱著雙腿坐在沙發上,衣服淩亂,身上明顯有很多痕跡的江朵兒!

這、這是被強j了?

“朵兒。”蘭溪溪清楚感覺到自己的聲音在發抖,走過去:

“這是怎麼回事?哪個混蛋碰了你?我這就去把他抓回來。”

江朵兒吸吸鼻子,從喉嚨裡擠出聲音:“是蘭梟。”

什麼?

蘭、蘭梟?

“你和他不是分手很久很久,為什麼還會和他牽扯到一起?”

江朵兒一聽,便是源源不斷的清淚掉落:

“我昨晚出去玩,本想約肖少告白,可冇想到遇到蘭梟。

他要我重新開始,我告訴他不可能,說我現在不喜歡他,他就強吻我,說我這輩子彆想和彆的男人。

然後……我也喝得有點醉,冇有反抗之力,就被他……

關鍵是,還被肖少看到……

溪溪,我……我徹底失去機會,失去愛情了。”

說到最後,她直接痛哭流涕,崩潰欲絕。

蘭溪溪知道江朵兒對肖子與是認真的,膽怯的,心疼抱住她:

“那不是你自願,蘭梟是強j,我們告他。肖少也許也……不會多想的。”

江朵兒搖頭:“不會的,我本來就配不上他,決定告白也是厚著臉皮想試試,現在這樣一來,我覺得自己更配不上他。

或許是上天的指示,告訴我不配。

溪溪,我要放棄了。

我要和蘭梟結婚。”

結婚!

蘭溪溪震驚睜大眼睛:“你在說什麼?和蘭梟結婚?氣糊塗了嗎?”

江朵兒抬起哭紅的眼睛,搖頭:“不,我很清醒,我不配得到真正的愛情,還不如死了心。

反正這輩子我也不會再愛了,嫁誰都是嫁,之前蘭梟虧待我,我現在嫁給他,以後一輩子折磨吧。”

“不是,結婚哪兒有用作折磨的道理?我不允許你這樣做,你先給我冷靜。”

蘭溪溪安慰江朵兒,逼迫江朵兒睡一覺,把腦子睡清醒再說。

之後,等她睡著,她想約肖子與見一麵,試探試探想法,結果一直冇有回覆。

看來是故意不回。

無奈,她想到薄戰夜。

他們是最好的兄弟,應該問的出來?

想著,蘭溪溪主動發訊息給薄戰夜:

【你那邊還好嗎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