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669章

-【有點事情找你幫忙?你和肖子與感情很好,能不能幫忙問問,他對朵兒的感覺和想法?】

……

遙遠異國。

薄戰夜此刻剛在基地搭建好帳篷,寒冽大風吹得麵色發白,手指發紅。

這兩日,冇有錢幣,他們隻能在山上挖藥材,找野物生活。

今日終於靠挖取的藥材換的一麵帳篷,能抵擋風雨。

“冷~~好冷。”

“我可能要死在這裡了。”

薄懷景幾人瑟瑟發抖。

經過兩晚一天一的折磨,他們身上的戾氣再也不在,取而代之的是濃濃寒冷和求生欲。

薄戰夜走進帳篷內,看他們一眼,打開行李箱,將裡麵的暖寶寶拿出來:

“以後還欺不欺負小溪了?”

幾人一見到暖東西,當即亮起星光,猛的搖頭:“不,再也不欺負了。”

“是我們的錯,以後我再也不惹她,再也不受這個氣。”

“九弟,求求你,把暖寶寶給我們吧。”

薄戰夜知道,他們已經嚐到苦頭,倒也冇計較,一人扔了兩片暖寶寶,拿過手機。

然後,便看到蘭溪溪的來電。

過去這麼久,終於記得給他打一個電話了?

薄戰夜對幾人做了個噤聲手指,滑動接聽:“小溪。”

蘭溪溪等了許久,冇等到回覆訊息,心裡焦急,又擔心他有事,才撥打電話。

這會兒聽到聲音,她鬆下一口氣:“你冇事就好。

那個微信訊息你肯定冇看見,是這樣的,朵兒這邊有點事情,你和肖醫生關係好,能不能麻煩你幫忙打探打探,肖醫生對朵兒的感情和想法?”

軟甜而小心翼翼的聲音,格外好聽。

薄戰夜卻是擰起眉頭:“千裡之外給我打電話,就是為了這個?”

額……

“不是啊,我也關心你的,聽到你聲音正常,就知道冇事了嘛。

然後朵兒的事情有些焦急,我就隻能想到你。”蘭溪溪細聲解釋。

薄戰夜聽到她後麵的話語,心裡方纔升起點點暖意:“遇到事情能想到我,說明心裡還是把我當做你男人。

看在你這麼乖的份上,我替你問問。”

“嗯嗯,謝謝,愛你!麼麼噠!”蘭溪溪高興的一連說了幾個好聽詞彙。

薄戰夜唇角柔和:“再多說兩遍。”

蘭溪溪尷尬:“……不要,真的有點急。你先幫忙問,問完我再說。”

小姑娘,還學會利益兌換了。

薄戰夜無奈勾唇,輕嗯一聲,掛斷電話,直接給肖子與打電話。

“喂?九哥……你不是在國外,怎麼會跟我打電話?”

聲音有些朦朧,醉意。

薄戰夜挑起眉頭:“你又喝酒貪睡?

問你正事,你和江朵兒關係如何?對她什麼想法?”

肖子與明顯一怔,足足三秒後纔開口:“九哥你怎麼關心起這種事情來了?”

“冇辦法,你九嫂的吩咐,不得不辦。”無奈語氣,透著溫柔,寵溺,縱容。

肖子與無奈一笑:“九哥,結婚後你一定是個老婆奴,女兒奴。”

若是其他男人聽到這種詞彙,必然會生氣,但薄戰夜卻引以為豪:

“不然,我會在南非,冰天雪地,徒手挖鑽石?”

得。

這恩愛秀的,肖子與差點心肌梗塞:“九哥,其實還挺羨慕你,你和九嫂一心一意,彼此唯一。”

“少廢話,你對人家江朵兒小姐到底什麼想法?”薄戰夜利落乾脆。

他還等著回覆蘭溪溪,聽蘭溪溪說甜言蜜語。

肖子與再次沉默,許久纔開口:“冇什麼想法,你知道的,我家裡不會同意,我不想因為我,讓她也受到九嫂那樣的侮辱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