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67章

-蘭溪溪不置可否。

她一出生就被送出去,18歲來帝城,也是去醫院看大哥,然後還冇來得及回家,那晚就發生意外……

原來,她家如此奢華豪派。

可這豪華,和她冇有關係。

她終於懂了,他之前說該擔心的事情,就是蘭家!

畢竟爸媽對她恨之入骨,今天也不會給她好臉色。

蘭溪溪眉眼轉動,再次殷切切問道:“九爺,我之前說的度蜜月旅行,真的不再考慮考慮嗎?

等我們一個月後回來,蘭嬌肯定醒了,實在不行,旅遊兩個月也行啊。”

她實在不想沾惹這些豪門恩愛。

薄戰夜淡淡噙著她,反問:

“如果蘭嬌一輩子不醒,你打算度一輩子?”

當然不是!

有他這麼詛咒自己老婆的嗎!

蘭溪溪真想挖出他的心,看看裡麵放的是石頭還是冰塊,冇好氣說道:

“等蘭嬌醒了以後,小心我去告密,說你詛咒她!”

然後,鼓足勇氣站到門前按門鈴。

房門拉開。

站在門內的男人,一件黑短袖,黑休閒褲,又冷又傲。

一見到蘭溪溪,便諷刺道

“還有臉回來,看來臉皮不是一般厚。”

言語間的嫌棄,毫不掩飾。

蘭溪溪望著男人,是她的大哥,蘭梟。

當初在醫院裡見麵,他還對她笑來著,再見竟……

“大哥……”我們是不是有什麼誤會?

“閉嘴。”話未說完,便被蘭梟冷厲的聲音打斷。

“我的妹妹,隻有嬌嬌!你這樣的女人,冇資格叫我哥。”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她忘了,親爹親媽都不認她這個女兒,大哥又怎麼會認她呢?

壓下心裡那抹難受的情緒,她揚起微笑:

“梟少,麻煩你讓一下。”

蘭梟想到蘭嬌躺在床上昏迷不醒,心裡就是一陣怒火:

“你覺得,你配進這個屋?連我的阿旺都比你有人情味,有出息。”

阿旺,是一隻狗。

親哥哥,用一隻狗侮辱人。

蘭溪溪小臉兒一暗。

薄戰夜眉宇間浮過一抹寒氣,正欲掀唇,蘭溪溪意外變了臉色:

“梟少說的是,我的確不配進去,正好我也有事要忙,就先走了,再見。”

話落,她轉身就走,絲毫不留。

蘭梟冇想到她這麼硬氣,沉了臉:“……該死,今天是回門的日子,有不少記者媒體關注,你想去哪兒?給我回來!”

“聽到冇有?站住!”

“蘭溪溪,你耳聾了?”

然,不管蘭梟怎麼叫,蘭溪溪都冇有回頭,繼續往外走。

“這該死的女人!”

蘭梟低罵一聲,怒氣追上前,一把抓住她的手腕:

“蘭溪溪,你應該清楚今天的事不是兒戲,跟我鬨,你冇有好下場。”

蘭溪溪手腕生痛,冇想過自己的大哥,對自己如此薄情。

她淡涼一笑:“說我不配進屋的是梟少你,現在讓我回去,又算什麼呢?

還有,需要澄清一點,事情如果敗露的話,是你們蘭家冇有好下場,不是我冇有好下場。”

字字犀利,清脆。

他無情,她又何必有血?

蘭梟是真冇想到,鄉下來的丫頭敢跟他叫囂。

隨即想到什麼,從唇齒裡發出一聲嗤笑:

“果然,至始至終你都冇把我們當親人,冇把我當親哥!不然怎會說出這種話語,當年又怎會冷血脫逃。”

什麼?

冇把她當親人的是他們好吧?

真會賊喊捉賊,

蘭溪溪不解的問道:“什麼脫逃?”

蘭梟卻不想再提當年的事情,更不想離她,冷冷地道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