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670章

-畢竟九嫂若不是有傅懿謙撐腰,恐怕還有更多苦頭。”

這話,聽得薄懷景幾人尷尬不已!

他們的所作所為,居然都被後輩知道,還在背後言論。

著實丟臉……

薄戰夜理智追問:“除卻這個,你個人對她什麼想法?”

肖子與歎一口氣:“不是,九哥你為了九嫂,就打破砂鍋問到底,出賣我?夠不夠兄弟?”

“我也是在幫你看清現實。”

現實……

現實就是江朵兒和蘭梟有扯不清的關係。

“九哥,說實話,之前我有點同情她,想保護她,她性格和身材也好,可能是有點興趣吧。

但看到她和蘭梟在一起,我發現我過不去心裡那個坎,不希望以後天天想到她和蘭梟那些破事。

還有,我似乎也冇有多在意,多難過,昨晚回家喝兩口酒就睡了,所以,我對她冇有愛。”

薄戰夜知道,肖子與一直想要的愛情是簡簡單單,女方足夠讓他心動。

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

掛斷電話,他將電話錄音,直接發給蘭溪溪。

蘭溪溪第一時間放低音量播放。

手機裡,兩人最開始在開玩笑,說老婆奴,女兒奴,她聽到薄戰夜坦然承認,心裡泛起甜意。

很快,後麵的話語將心情搞得一團抑鬱。

‘可能是有點興趣。’

‘我似乎也冇有多在意。’

‘我對她冇有愛。’

肖子與對江朵兒居然隻是這種感情?

若江朵兒知道……

睡在被窩裡的江朵兒已經聽到了。

她之前剛睡著,就夢到自己為蘭梟跳樓,嚇得驚醒過來,正好聽到蘭溪溪在和薄戰夜打電話,便繼續裝睡。

冇想到,聽到這麼殘忍的答案……

‘我對她冇有愛……’

冇有愛……

那這兩個月以來,他的幫助,照顧,還有那次的交往算什麼?

到底,隻有她一個人動了心。

可惜這真心,一文不值。

一串串淚順著臉頰滑落,哭的悄無聲息。

蘭溪溪聽完錄音,便去廚房給江朵兒煲湯做飯,然後一直守在床邊,生怕她再做衝動之事。

卻不想……

當江朵兒再醒來時,情緒十分淡然平靜:

“溪溪,謝謝你陪著我,我剛剛做了個夢,夢到我和蘭梟最開始的那段時光。

我可能對他還有感情的吧,所以昨晚纔會淪陷,纔不想報警。

我真的決定好了,我要嫁給他!”

蘭溪溪錯愕她變化這麼大:“你是不是又在胡思亂想,故意這樣說?我跟你說啊,不管你做什麼決定,我這次都不會離開你半步,不給你做傻事的機會。”

“嗐,你想什麼呢?我死過一次的人,絕對不會再尋死。”江朵兒說著,自我安慰道:

“你冇覺得蘭梟也挺好的嗎?有錢,也帥,現在又想追我,我隻要嫁給他,就是富太太,這輩子吃穿不愁,有什麼不好?

再說,當初能為了他跳樓自殺,現在能嫁給他,也算是圓滿啊。”

一句一句,很有道理。

但蘭溪溪總覺得事情不對:“婚姻不是兒戲,你過段時間再說。”

‘叮鈴~~’話音剛落,門鈴聲響起。

蘭溪溪原以為是物業,走過去開門,結果外麵站著的人卻是蘭梟。

“你來做什麼?”

蘭梟看到她,有些許意外,很快收回視線,深沉看向江朵兒:

“我剛下班,給你買了藥。”

藥……

江朵兒臉色一白,一青,快速走過去接過。

蘭溪溪上前,將她擋在身後,對蘭梟道:“既然藥送了,就走吧。這裡不歡迎你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