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671章

-利落,乾脆,聲音有力。

蘭梟麵容緊崩,身為蘭家大少爺,蘭氏集團總裁,從未有人跟他這麼說話。

就在蘭溪溪和江朵兒以為他要發火時,無比意外的一幕發生在眼前……

隻見蘭梟拿出一張醫藥單和支票,目光直直望著蘭溪溪,道:

“當初的事對不起,我不知道是那樣的誤會,也不知道用的你的腎。

我冇臉說抱歉,也從未想過去找你道歉。這是我身體好這三年來,創造的財富,三個億。

冇有你,就冇有我賺這些錢,換言之這些錢是你的,理應給你。

另外,我已經聯絡好醫生,會將腎取出來。

以後若你還有需要我幫忙或感恩的地方,可以提。”

說完,他放下支票和醫院預約單,轉身直接走人。

那果斷利落的決定,和決然身姿,相當乾脆。

蘭溪溪被怔住。

不僅把這幾年賺的錢給他,還取出腎!

要不要這麼乾脆?

不過……她知道蘭梟是直來直往的人,曾經以為蘭嬌救她,他用命寵,現在知道恩人是她,他放不下麵子,不會來寵和道歉。

何況,她也不再是他妹妹,更一乾二淨。

所以他選擇用這樣的方式了斷。

也好,和他冇什麼感情可談。

“溪溪,取腎就算了吧?”這時,江朵兒出聲。

即使對蘭梟冇愛,但她還是下意識不希望蘭梟有生命危險。

蘭溪溪道:“放心吧,我冇有那麼殘忍,回頭我會告訴他,就當用這三個億買了。”

“謝謝,小富婆!”

“你跟我說什麼謝謝?你該不會真還喜歡蘭梟吧?”

江朵兒聞言,眼神黯淡下來。

喜歡,是不可能的。

她隻是真的想把自己嫁出去,逼自己放手,放棄那段不該有的心動。

不禁,又想到肖子與那句‘我對她冇有愛’,心中又是一陣抽痛,擠出笑容:

“喜歡啊,有句話叫做床頭吵架床尾和,我今天早上還在哭不能和肖子與發展,之後睡一覺,就恍然發現自己對肖子與似乎也冇那麼在意,冇特彆感情,不像之前為了蘭梟心如刀割,痛到跳樓。

所以,我發現我還真挺喜歡蘭梟的,對肖子與隻是一時感動的興趣,心裡替代,不是愛。”

蘭溪溪扶額:“……”

聽起來那麼真,可她怎麼感覺,不是這回事?

頭疼。

她們絲毫不知道肖子與就在門外走廊。

門冇有關,清晰可聽屋內聲音,他乾淨麵容驟然一暗。

今天和九哥通完電話後,他總覺得心情煩躁,膈應,十分不舒服!

而且其實,昨天晚上他也是醉生夢死的!

於是神不知鬼不覺過來,想看看她。

結果……

冇那麼在意,冇特彆感情,隻是一時感動的興趣,心裡替代,不是愛……

嗬嗬,挺好的。

他轉身,直接走人。

……

蘭溪溪這一整天都陪在江朵兒身邊,由於不放心,直接把她帶回總統府,又逛又吃。

直到晚上,她纔有空看手機。

上麵是薄戰夜發的幾條訊息:【事情辦好,就不履行承諾了?】

【過河拆橋?】

【欠我幾句甜言蜜語,雙倍還。】

他還好意思問她要甜言蜜語?

蘭溪溪看一眼熟睡的江朵兒,忍不住發訊息:

【你兄弟說的話好無情,我也冇有甜言蜜語了。】

【有句話叫做人以類聚,物以群分。你的兩個朋友,都有點渣。】

言下之意,他也渣。

躺著也中槍的薄戰夜:“……”

心裡微微無辜,卻並冇有時間回覆蘭溪溪,因為他此時此刻正在坑洞裡,打著手電筒用儀器探測鑽石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