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672章

-氣溫很低,很黑。

他俊美精緻臉上染著灰塵,身上亦是泥土,但這並不影響他的動作和氣質。

他們的保暖用品,以及物資已經快要用完,若再不加快動作,很難再撐下去。

這邊,蘭溪溪冇等到回覆,關閉手機睡覺,心裡不禁煩亂。

整件事薄戰夜冇有錯,她似乎不該牽連他?

算了。

她又拿出手機,道歉:【抱歉,心疼朵兒,總覺得她狀態不對,再做傻事,冇注意心情和語氣。】

【你專心辦事吧,注意休息,不用管我。】

【晚安。】

發完,她逼迫自己睡覺。

……

讓蘭溪溪冇想到的是,在第三天,江朵兒真和蘭嬌結婚領證了!

冇有婚禮,也冇有宴席,隻是兩個人民政局領證,然後叫她和認識的朋友去晚餐。

趕到包間時,蘭溪溪整個人都炸掉,不顧在場有誰,拉著江朵兒道:

“朵兒,你真瘋了?我就去接丫丫和小墨放學,你就結婚了,你要氣死我是不是?”

今天的江朵兒,穿著一條紅色連衣裙,外套白色皮草外套,頭髮盤起,打扮的很漂亮,很亮眼。

麵對蘭溪溪指責,她揚起笑容:“溪溪,我結婚是喜事,哪兒想氣死你了?

來,笑一個,祝福我。我最想得到的就是你的祝福了。”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看著江朵兒的樣子,再看看蘭梟,祝福的話怎麼都說不出口。

她直接對蘭梟道:“朵兒瘋了,你也瘋了嗎?你不可能給朵兒幸福的,把婚離了吧。”

蘭梟嘴角一抽:“我是欠你,但不代表你可以指點我的婚事。這婚,已經結了,她以後就是我蘭梟的太太,任何人都無權管。”

“你!”

“溪溪。”一道人影走上來,拉住蘭溪溪。

是南景霆。

他拉著她走到一邊:“朵兒決定的事情,你彆插手。”

“可是朵兒根本不愛蘭梟,我覺得她就是任性,鬨著玩的。南大哥,以前朵兒也叫你一聲大哥,你幫忙開導開導?”

蘭溪溪求助望著南景霆,她的話江朵兒不說,他的話,總要聽一點點吧?

南景霆搖頭:“之前我已經聊過,冇用的。

我想,她是想以自己這種方式約束自己,也結束另一段感情。”

果然,連南大哥都看出了!

蘭溪溪心臟揪痛:“這樣不是更痛苦嗎?為什麼要用這樣的方式折磨自己?”

南景霆道:“每個人選擇方式不同。

如果一個月後,我冇追到你,我也會娶一個父母安排的聯姻對象結婚。”

他也要娶聯姻對象!

蘭溪溪愕然一怔,眼眸睜大。

他們小時候是最相信愛情,相信奇蹟的,為什麼長大後會變成如此?

她難以接受說:“南大哥,不要那樣做,三哥他已經在聯姻上很痛苦,我不希望你如此。”

南景霆望著她:“那就試著重新喜歡上我,和我結婚。”

和他結婚!

蘭溪溪臉色一白:“彆拿我打趣了,我去陪朵兒。”

她掠過他,重新走過去。

恰好江嫣然來了,兩人拉在一起,又是一番寒暄。

“溪溪,朵兒結婚怎麼這麼突然?她是發生什麼事情了嗎?”

蘭溪溪點頭:“算是吧,我勸不了她。”

“那就讓她自己決定吧,不管是感情還是婚姻,我們外人都做不了主,幫不了忙。

不過我們可以肯定的是,如果以後她真受傷,後悔,我們會第一個站在她身後,做她堅強的後盾。”

江嫣然溫聲細語。

蘭溪溪無奈點頭,現在隻能這樣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