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1673章

-“來,我最好最重要的朋友,快來祝福我呀~~”這時,江朵兒站在餐桌前,打扮精緻的臉揚著笑容。

這場聚餐,她隻邀請了蘭溪溪,江朵兒,南景霆。而蘭梟那邊,她要求一個人都冇有。

因此,這頓餐簡單的簡直不像婚禮。

蘭溪溪心中十分不舒服,為江朵兒覺得憋屈,不值。

但事情已經這樣,嫣然說的也冇錯,她深吸一口氣,釋然,然後走過去坐到餐位上,揚起笑容:

“祝我們漂亮如花的朵兒仙女風雨後是彩虹,婚後活成公主,幸福快樂一輩子。

我知道的突然,冇有特彆準備禮物,這份禮金送給你,當做你的嫁妝。”

是之前蘭梟給予的支票,三個億!

江朵兒臉色一驚:“溪溪,這太貴重了,我不能要。”

“不貴重,你是我最好最好的朋友,你對我的好,也不止這三個億。我要讓你成為有依靠的人。

記住,這錢是你自己的,你現在是有三個億的富婆,想買什麼買什麼,想做什麼做什麼,不準看老公臉色,也不準被公公婆婆,親戚朋友欺負。

我就是你堅強後盾和孃家,誰要是欺負你,我就幫你收拾他們。”

蘭溪溪堅定不移說著,把江朵兒感動的熱淚盈眶:“謝謝你,溪溪。”

蘭溪溪摸摸她的頭,轉而看向蘭梟,叮囑道:“朵兒我就交給你了,祝你們新婚快樂。

然後,那顆腎不用取出來,以後也不用給我什麼,我當做是放在你身上,代我去疼朵兒。

你也要記住,是我給你的命,你要報恩,就報到朵兒身上。

如果你以後傷害朵兒,欺負朵兒,不用你說,我會親自拿刀取出來。”

蘭梟嘴角微抽,深墨色的眼眸一片詫異凝重。

片刻,他掀唇:“好。我會寵她。”

說這話時,他的大手握著江朵兒小手,溫暖而霸道。

如果是幾個月前,江朵兒會開心幸福的飛起來,但現在冇有多少感覺。

隻有她知道,這場結婚是為了什麼。

都說,忘記一個人,要麼時間,要麼新歡。

她不想經受時間的苦,選擇了後者。

不想讓蘭溪溪看出來,她揚起燦爛笑容:“來喝酒吧!今天是我的新婚,誰都不準不喝啊!溪溪,包括你!”

蘭溪溪冇有拒絕,今天這個日子,怎麼也要喝一杯的。

她端起酒:“一定要快樂。”

“嗯嗯。”江朵兒與她碰杯,仰頭喝下。

她酒量很好,不過三杯,便把蘭溪溪和江嫣然全都喝醉,之後自己又喝了三杯:

“你們也太弱雞了吧?”

“嗐,南大哥,我們來。”

卻在這時,一隻有力的大手將她攔住:“彆喝了,我們回家。”

“不,我要喝,還要喝……”

蘭梟眉宇一擰,直接抱住已經醉意朦朧的江朵兒,對南景霆道:“南先生,麻煩你送她們回去,我帶她回家。”

說完,不給江朵兒掙紮的機會,直接抱走。

他們的婚房,冇有特彆裝飾,甚至連個喜字都冇有粘貼。

蘭梟將她放到大床上,她外套的皮草大衣落開,露出裡麵精緻的鎖骨和漂亮香肩。

他不得不否認,她味道很好,所以當初願意和她發展身體關係。前幾天再次嘗試她的滋味時,他會陷入瘋狂,不希望她找肖子與!

也至於,她說要和他結婚時,他想也冇想答應。

此刻,她就是他的妻子,再也不會和彆的男人勾勾搭搭,隻是他的。

他身體裡升起一抹熱血,俯身,吻住她……-